第二百七十三章 木头归来六脉神皇最新章节

第二百七十三章 木头归来六脉神皇最新章节

血脉之力的底蕴越雄厚实力越强,回复速度自然是越快越好!流星在得到歪脖子树精的提醒后,顿时明白过来歪脖子树精的打算:对方是想让自己通过修炼《雷龙咬》来锤炼顸实脉轮境修士的基础,同时锻炼对血脉之力的操控性。

解下来五天,流星守在内卫营要塞里,昼夜不眠地修炼。

血脉之力一恢复,立即修炼《雷龙咬》,宣泄掉所有血脉之力,然后锤炼《裂天五式》,消耗气血之力。 每天只休息很少的时间,让坐镇内卫营要塞的一群烈焰的将士们肃然起敬,议论纷纷:“头儿都已经是脉轮境修为的城主了,还这么拼命,分秒必争,我们有什么理由浪费时间?”“修炼!”要塞之中,两百人马学会了争分夺秒,只要一有空闲,就修炼《烈焰枪决》。 又过去几天。 四方城方面迎来了越来越多投奔过来的流民,其中一天最多的时候登记了五千多人,忙得苏鹏前胸贴后背。

四方城城内人气越来越旺盛。 人口终于突破二十万。 峡谷冲要塞那边的建城任务进展顺利,有司徒龙象坐镇,又有得知消息经常往返峡谷冲要塞和落日山脉的李隆胜、张群带领的队伍帮衬,解决掉几波性子野的佣兵,建城任务进行得有条不紊。 但是从云都返回四方城的木头在来到内卫营要塞后,与流星带来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恭喜你,荣升木家家主之位。 ”木头身后还跟着之前的那位叔辈脉轮境修士木隆,但是因为身份的变化,他现在落后木头一个身位,从长辈变成了保镖性质,以此衬托木头家主的尊贵。

木头上前与流星拥抱了一下,拍拍肩膀道:“只是分家的家主而已,说起来还是多亏你的帮忙,你留给我的那批资源派上了大用场。 ”“哦?”“主家本来有意空降一位家主过来的,但是我在大比期间表现抢眼,击败了原来的人选,让主家改变了决定……最重要的是,你击败夜魔的消息传到了云都,而且主家也知道我现在是烈焰佣兵团的副团长,所以,顺理成章地给我晋了一级,让我暂时负责戮天城和四方城这边的分家。 ”木头显得十分开心。

流星顺势笑道:“这就很不错,说实话我现在就缺一支商队帮我联络戮天城和连城郡的生意,你回来得正好,以后连城郡的商道交给你怎么样?”“一言为定!”木头大喜。

虽说四方城与连城郡没什么交集,但是从峡谷冲要塞这条路走,会比戮天城绕路连城郡便捷许多,直接与连城郡南方的几座城市做贸易,利润也十分可观。 “流星。

”木头突然语气一转地提到一件事情:“过来的时候,还有到城里,我看到,你收容了很多从三叶都过来的流民。 ”“对。

”流星察觉到木头脸色有异,似乎并没有因为城内人口突破二十万而感到高兴的样子,心中一动,忍不住地追问,“怎么了?”木头深深地叹了口气,道,“我在云都的时候从主家听到很多有关三叶都的消息,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你说。

”流星变得认真起来。 木头点点头,将他此次打听到有关三叶都的详情一五一十道了出来。

原来,三叶都不单单是瘟疫那么简单,那边的情况已经全面恶化:三叶都与天鹏王朝邻国边境接壤,战乱不断,这次瘟疫,是战死在生死岭的数十万将士尸体引发;起初只是收敛尸体的人沾染疾病,在边境的一座城市蔓延开来,但是随着全城瘟疫爆发,数十万军民死于非命,然后周边的几座城市也开始出现了疫情,而且一些商队的人也纷纷死在半路。

“……”流星顿时脸色铁青,倏地起身。 “你是指,从三叶都过来的流民,很可能身上感染了瘟疫。

”“四方城的流民还好……”木头安慰流星道:“因为是边境最先一批逃出来的人,瘟疫当时并未扩散过来,四方城接收的应该是没有感染瘟疫的健康人!但是……如今三叶都大部分郡城沦陷,数百万人身陷其中,云都边界的逃难者队伍里面已经开始出现感染瘟疫死亡的人,包括天宝郡的两座城市,也已经开始出现恐慌情绪,并且全城戒严,不再接收任何外来者。

”“……”流星倒抽一口冷气。

虽然木头的话是真的,但他并不能因此确认四方城就一定能避过此劫。

“来人!”流星不等木头说话,寻找召了一名将士过来,急声吩咐道:“通知苏鹏,让他立即过来一趟。

”“是!”那人匆匆离去。 流星对木头道:“你继续……对于此次从境外传来的瘟疫,云都方面有什么应对措施?”“目前云都还不确定引起瘟疫的原因,已经派了六脉神宗和巡查使组织两支队伍进入三叶都生死岭,找寻源头,至于解决瘟疫的方法,现在还没有出现。

”木头语气沉重,继续道,“这两支队伍一来一回恐怕需要些时日,目前云都各地与三叶接壤的城市已经全部封城,任何流民都不许靠近……之前接纳下来的流民也有许多被赶了出去,甚至……”说到这里,他忍不住地叹了口气。 流星不用问也知道,这些很可能携带瘟疫病毒的流民,在引发起恐慌情绪之后云都肯定得不到正常人的待遇,碰到手段粗暴的统治者,被就地屠杀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说实话。

现在就连他也心底打鼓,不知道自己前段时间针对流民的宽容收纳政策是不是会给四方城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神灵呢?”流星忍不住地问:“难道云都神灵都拿这些瘟疫没有办法?”“办法……其实有……”木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木隆,在后者警示的目光下摇了摇头,执意道:“其实在路上我就碰到了一个感染瘟疫快要死掉的流民,那是一家三口,小孩六岁,我当时几乎耗尽了全部的血脉之力,才救活其中的一个,两个大人死了。 ”“……”流星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