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福利直播软件下载

一道百余丈宽的激流从脚下滚滚而过,呼啸声就从其中传出,让人感到震惊的是,这河流里面流淌的不是水,而是浓郁的灰色雾气!

本来弥漫的灰雾侵蚀的后期仙人形状凄惨,眼下这些凝结似水的雾气威力会有多大,根本难以想象,现在只是远远地观望,就觉得神魂要脱体而出般。

听到他倒抽凉气的声音,灰袍老者面露苦笑,“此处老夫想探查一番,可无法靠近分毫,如果小友想要出去,这里只怕是唯一的希望了。”

想来这浓郁的灰雾对于魂修有着致命的威胁,可姚泽有种直觉,自己的肉 身即便强悍,落入其中只怕也是凶多吉少!

“前辈,在下真元被禁,下去也是徒劳送死,如果可以恢复真元,应该多些自保之力……”他试探着说道,心中还是存着一点希冀。

“呵呵,别说是你,就是大罗金仙到此,情形也是一样的,小友就不要想那些无用的了。”

老者冷笑一声,右手一抬,随即曲指一弹,一道灰芒一闪即逝,转眼就没入姚泽的眉心处。

对方突然翻脸,甚至出手打下禁制,这些早在姚泽预料之中,何况他现在连手指都不能动弹分毫,眼见着灰芒入体,脸上竟没有丝毫变化,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

灰袍老者见状,眼中反而闪过一道惊奇,语气缓和许多,“为了小友自己,也希望小友好运吧。”

随着周身一松,一股莫大的吸力突然出现,姚泽还没来及惊呼出声,身形就似天外飞石般,朝下急坠,转眼就消失在滚滚灰雾中。

老者凌空而立,面无表情,低头注视着那滚滚灰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才长吐一声,低声自语道:“九十九个……”

这种完全受制于人的感觉十分让人沮丧,下方就是刀山火海,姚泽也甘愿跳下去,至少暂时生死可以自主了。

性感诱人勾走你的欲火

他心中念头刚一闪过,呼啸的声音瞬间远去,身形就被滚滚灰雾吞没,周身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包裹着,朝着下方激射而去。

天旋地转般,他只觉得自己不住地翻滚,四周没有丝毫可以着力的东西,几个呼吸间,他就觉得头昏脑涨,肌肤上传来的撕裂巨疼愈发猛烈,如果任其这样下去,说不定就会当场昏迷。

“不能束手待毙!”

真元连同神识都被完全压制,他只能竭力舒展开四肢,双目紧闭,尽量不去想眼下的危机。

这种方法还真的管用,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缓缓睁开双目,眼前灰蒙蒙的一片,耳边更是一片死寂,身形却似流星般朝前划过,一点破空声都没有带起,这情形看起来委实诡异。

那位灰袍老者所打下的禁制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而此时自己是平躺还是倒立,一时间也无法分辨,姚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眼中露出焦急,之前体内的金线不住修复下,勉强和那些侵蚀持平,可眼下灰雾的明显要浓郁太多,侵蚀加剧,修复却慢了许多,时间一久,血 肉肯定会消散一空。

想到年先知之前的惨状,他的心中一凛,四处张望,谋求脱身之道,很快就失望起来,这里不知道是什么所在,如果按照灰袍老者之前所言,所谓的绝命谷不过万里左右,可自己这般激射前行的速度,早已超过十万里以上,眼前依旧是灰蒙蒙的一片,根本看不到尽头。

“难道是通向一个未知的空间?”

灰袍老者所说的蒲魔须存在于天地之外的虚空,难不成自己这是要进入某一个虚空中?

一想到那未卜的境地,他的心中又惊又急,可此时什么也无法做,正如狂潮中的一片落叶,只能随波逐流了。

几乎是与此同时,一个万丈高的巨山下,两道身影正紧靠在一起,形状有些狼狈。

“曹兄,这个鬼地方怎么如此多的魂兽?”

金钩面色阴沉,手中捧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幽黑香炉,里面插着一根尺余长的血色檀香,一股股血色轻烟朝外扩散。

丈许外,密密麻麻的漂浮着数不清的飞虫,这些飞虫长不到一尺,身体还有些虚幻,外形看和普通的螳螂一般无二,可金钩和简绒同时面露紧张,如临大敌。

两人冲进入口,就置身于这片巨山脚下,还没看清什么情况,巨山中传出“嗡嗡”的巨响,接着铺天盖地的飞虫就飞了过来。

如果只是几头魂兽,甚至数十头,两人也不会在意,可眼下这些魂兽根本不计其数,双翅展开,每一头都有着元婴修士以上的实力,蜂涌而至,两人面前的实力只有化神后期,身陷此中,一时间狼狈不堪。

危急之时,金钩直接祭出引魂檀,这些檀香对于修士作用不大,可对付这些魂兽效果极佳,那些魂兽刚靠近血色烟雾,就直直朝下坠落。

可惜一旦脱离烟雾笼罩,那些魂兽就恢复过来,再次不要命地狂扑而至,这引魂檀总有消耗完毕的时刻,金钩自然又惊又怒了。

简绒没有立刻回答,目光透过无穷的魂兽,朝巨山上望去,这里应该是个单独的空间,可突兀地伫立这样一座巨山,实在惊人之极。

此山上没有一株草木,入目全是灰不溜秋的山石,到处都是光秃秃的一片,看起来十分诡异,过了片刻,他的眼中一亮,“金老弟,我们去山腰,那里有些不同……”

金钩也没有迟疑,捧着香炉,身形朝着前方徐徐飞去,那些魂兽“嗡嗡”声不停,可根本无法近前,只能簇拥着一同朝巨山上飞去。

离得近了,才看清山腰处有三块四方巨石搭成的洞口,在这巨山中显得很怪异,应该是人为所建,两人见状大喜,同时朝洞口飞去,有这山洞掩护,至少可以挡住这些魂兽。

说起来诡异之极,两人刚一靠近洞口,原本紧追不放的无数魂兽竟一哄而散,转眼就不见了踪迹,如此情形让二人目瞪口呆起来。

金钩长吐了口气,掌中的香炉一晃,炉中的引魂檀就无声地熄灭了,如果再遇到那些魂兽,说不得还要指望此物才行,黑光一闪,香炉就没入袍袖中,不见了踪迹。

“金老弟,此地老夫也只是听那妖修提及,里面具体什么情形也无从知道,我们还要谨慎些才好。”简绒站在洞口,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回头如此说道。

“呵呵,无妨,既然是上古遗迹,总会有些变故的。”金钩口中笑着,当先朝洞口行去。

简绒的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也没有等待,同样跟了过去。

这洞口是方石搭建,可里面的通道却似天然般,阴暗潮湿,蜿蜒崎岖,斜着向下延伸而去,宽度也有丈许,两人都离地数尺,架起遁光朝前缓缓飞行。

原本二人只是为了躲避那些魂兽,随意地进来看一看,可如此前行了千余丈,竟然依旧没有到底的征兆,如此好奇心同时大起,前行的速度不禁又快了几分。

通道虽然蜿蜒不平,四壁的岩石同样灰蒙蒙的,昏暗无光,可在两人眼中和白昼无异,速度丝毫不减的。

足足前行了半个时辰,两人的心中都有些震惊了,眼下通道斜着向下,至少也距离地面百里以外了,等前方终于传来“滴咚”的细微声时,两人同时都为之一振。

这是一个千丈方圆的巨大洞穴,一根根倒悬的钟乳岩刺目地林立着,四周岩壁挂满了水珠,落在下方的水池中,发出“滴咚”的轻响,而水池中间杂乱地堆着一些碎石,还长着不知道名字的青苔,此地显得幽静、诡异。

“就这样啊……”

见此一幕,两人都有些失望,原本以为还有些奇遇,没想到竟只是一处岩洞而已,金钩有些郁闷地低语一声,屈指一弹,一道青光闪动,“嗤”的一声轻响,倒悬的一根钟乳石齐根而断,朝下坠落。

下一刻,两人的脸色同时一变,那截钟乳石落进水池中,竟没有激起丝毫水花,就不见了踪迹。

“有古怪!”

两人都是修炼无数岁月,早就是成精似的人物,对视一眼后,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兴奋。

“金老弟,看那水滴!”简绒默立片刻,眼神蓦地一动,提醒道。

金钩再次凝神细看,果然看出了端倪,四周岩壁无数水珠不住地滴落,可落在水池中,竟没有激起丝毫波纹!

他眉头一挑,右手一招,其中一滴水珠就飞入掌心,下一刻,一团青光闪烁,水珠就化作一团晶莹冰珠,在掌心中滚动。

看来有古怪的就是眼前这汪毫不起眼的水池了。

“曹兄,不知道这水和之前遇到的湖水是不是一样……”金钩目中精光闪动,缓缓说道,言下之意自然有些担心,毕竟亲眼见到那位妖修的惨状,谁也不敢胡乱出手的。

“无妨,老夫先试探下自然清楚。”

简绒闻言,不在意地袍袖一抖,一团黑光闪烁而出,身前突兀地多出一道身影,竟是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身着黑袍,神情漠然,周身气息全无,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

金钩神色一惊,不过继而恍然笑道:“我都险些忘了,曹兄的傀儡术都快要通灵,有这位试探,自然十分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