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眼看着自己双目失明

不如尝试把精力倾注于工作、体育锻炼或家务活儿中去。你希望你的生活更加富有乐趣和刺激。

  请泡杯咖啡走到阳台来接收我的气息:周末早安!  ★、无须缅怀昨天,不必奢望明天,只要认真过好每个今天,说能说的话,做可做的事,走该走的路,见想见的人。

我亲眼看着自己双目失明

  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星空  《见》与不见  -咕咕-  前段时间,《刺激战场》变为《和平精英》在手游界掀起一波浪潮,却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股巨浪之前一朵耀眼的浪花。   4月26日,腾讯官方推出两款特殊的公益手游:《长空暗影》和《见》。

  之所以说它们特殊,是因为这两款游戏都与盲人有关。

  而国内玩家也给《见》这款游戏给出了的高评分,有些玩家面对屏幕,热泪盈眶。

  游戏模仿了视障人群的日常生活,玩家扮演一个视障男孩,依赖盲杖出门走去海边。   整个屏幕只有四个按键,其中三个控制走路和方向,剩下一个控制盲杖敲击地面。   我用将尽一个钟的时间通关,没有哭,却也感到十分难过。

  Q:游戏体验如何?  A:游戏体验很差。

  黑白色调的游戏画面,模糊不清的屏幕内容,缓慢的移动速度,重复着单调的盲杖敲击地面的动作。   在屏幕上来回摸索却一直没有出现的盲杖,在公园草坪上迷路沿着地砖转了十分钟的圈圈,甚至还摔了一跤。 还有立在盲道上会撞人的电线杆。   一切的设定都让我压抑,《见》应该是腾讯所有手游里游戏体验最差的一个游戏。

  但这就是视障人群的真实写照,他们能看见的只是单调的一个轮廓,有些甚至完全看不见,只能通过触碰和声音与外界进行信息交流。   《见》的游戏难度,或许只是他们真实生活中,百分之一的辛苦。   Q:玩游戏时心情如何?  A:游戏心情不佳。   除了因为游戏体验带来的些许烦闷,游戏过程也让人感到愧疚与无奈,因为我们对盲人这个群体的不重视。

  游戏中在盲道上随意停放的自行车,七拐八拐拼命想让你跳舞的盲道,立在盲道上喜欢撞人的电线杆,问公交时被人无视,过斑马线时的无助。

  每一个例子直接反映生活,也直接体现了我们普通人带给视障人群的些许不经意的恶意。   我们在游戏里体验到的困难,他们会在现实中体验多少倍?  Q:《见》是一个好游戏吗?  A:毫无疑问,虽然游戏体验不佳,也有人说腾讯是为了洗白,但它确实是一个好游戏。   它让我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盲道。

  《见》的制作组设计关卡时,亲自走过很多盲道,玩家在游戏中遇见的人为占用盲道的现象,在现实中都是真实存在的。   有人曾质疑过盲道存在的必要性,说我们平时都没见过盲人,盲道的建设是否真的有必要。   没看见不代表不存在,视障人群没有出现在我们日常的视野里,很大原因在于我们自认安全的外界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恐惧。     游戏制作组在跟视障人群沟通时,有句话让人印象深刻:“很多盲人不走盲道,不敢走,都是陷阱,不如贴着墙根摸过去。

”  如果你去留意一下身边的的盲道,或许会对人们的素质感到失望。   我们这些完整的人却在给不完整的人制造麻烦。   在没有导盲犬和别人帮助的情况下,手中那一根盲杖和脚下那一条盲道就是视障人群仅有的光明。 而我们,却亲手遮住了光源。

  游戏很短,有些人半个小时就能通关。

游戏也很长,有些人得“玩”一辈子。

  《见》是个好游戏,它让普通人有一种渠道,去更多地了解和体验视障人群的生活,加强人们对他们出行不便的意识。   也希望,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可以将目光更多地聚焦在弱势群体身上。

一个善意的行为,可能在那一刻使他们的世界清晰明亮。   将盲道还给视障人群,我们可以让光源更加耀眼。   一件事情,只有大家都去关注,社会才会关注,最后才能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个人建议:如果想更真实地体验视障朋友的生活,请在光亮环境下进行游戏!  -特别鸣谢-  图片-《见》-  音乐-《光明》-汪峰  审核:张煜基、何志聪、陈怡芯、梁冰文章标题:我亲眼看着自己双目失明文章地址: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