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新三板企业齐上会 富士莱通过IPO现场检查 仍不幸被否!

两家新三板企业齐上会 富士莱通过IPO现场检查 仍不幸被否!

  12月18日,证监会第十七届发审委召开2018年第194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审核了中创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永冠众诚新材料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富士莱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的首发申请。

其中,永冠股份(831135)、富士莱(833695)均为新三板挂牌企业。

  最新审核结果显示为过2否1,中创物流、永冠股份成功过会,富士莱不幸被否。   上市募资金额“腰斩”永冠股份成功过会  资料显示,永冠股份于2014年9月15日挂牌新三板,是一家专业生产粘胶制品的厂家,主营业务为各类胶带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公司的主要产品为民用型布基胶带、美纹纸胶带、清洁胶带、PVC胶带、OPP胶带、牛皮纸胶带等,并正逐步打开工业用胶带市场。   截至招股书发布日,永冠股份共拥有9项发明专利技术、8项实用新型专利、7项外观设计专利以及包括高持粘力布基胶带、再剥离力布基胶带、强抗拉强粘力天然橡胶布基胶带、高初粘螺旋型清洁胶带、热熔环保型不留残胶布基胶带在内的5项高新技术转化成果。   依托于这些核心技术,永冠股份的胶带产品在粘性、贴合力、再剥离性等性能方面均具有一定的优势,受到了国际同行业知名企业的认可,并成为3M、日东电工等众多国际知名企业的贴牌厂家及合作企业。

  方面,2015-2017年,永冠股份分别实现营收亿元、亿元、亿元,分别为万元、万元、万元。 而今年上半年,公司的业绩已接近2015年全年水平,实现营收亿元,净利润达万元。

  从净利润规模来看,永冠股份此次能够成功过会似乎并不意外,但公司也作出了不小的“牺牲”。

  这个“牺牲”便是上市募资金额大幅缩水。

2018年1月9日,永冠股份发布称,因胶带行业及公司经营战略变化,经公司内部研究,拟在原申报材料披露的五个募投项目基础上减少一个项目。

(永冠股份原计划募投项目表,图片来源于永冠股份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永冠股份减少的项目正是其此前拟重点投资的“年产万吨新型环保热熔OPP胶带胶黏制品生产线建设项目”,公司本欲投资该项目的金额高达亿元,减少该项目后,永冠股份此次IPO拟募资金额为亿元,较原先亿元的募资额减半。   至于其为何要主动降低募资预期而砍掉重要募投项目,或许可以从证监会去年给出的反馈意见中窥探一二。 此前,证监会曾在预审反馈意见中对该项目提出了一些疑问,要求进一步核查并披露发行人是否具有新增产能的销售能力,具体消化措施以及募投项目投产后是否存在产能过剩风险等。   据永冠股份招股书显示,公司的主要产品为布基胶带、纸基胶带和膜基胶带,募投项目中的OPP胶带和PVC胶带均属于膜基胶带。   而在报告期内,永冠股份所有产品的产能利用率和产销率基本保持在90%以上。

其中,因为公司OPP胶带产品产能不足,永冠股份还通过外购OPP母卷进行分切和包装使得膜基胶带的产销率在报告期内均保持在110%以上,且销量同比大幅增长,显然不大可能会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

由此看来永冠股份OPP胶带和PVC胶带募投项目也都合情合理,但就在预审反馈以后,永冠股份还是取消了金额最大的OPP项目。   虽然永冠股份此次IPO上市的募集资金已经大幅缩水,但好在换来了公司的成功,也算是有舍有得。   值得一提的是,永冠股份的前五大中还有复星集团、涌铧投资等知名投资机构的身影。 截至2018年6月30日,上海复星惟实一期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海祥禾涌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有永冠股份%、%的股份,分别位列其第三大和第五大股东。   通过IPO现场检查富士莱仍不幸被否  同在今天上会的新三板企业富士莱却没那么幸运,遗憾被否。 要知道,此前富士莱还通过了证监会的IPO现场检查。

  公开资料显示,富士莱的主营业务为原料药及中间体、保健品原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经营硫辛酸类、肌肽类、磷脂酰胆碱类三大系列产品。 公司计划通过本次IPO募集资金约亿元,其中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投向年产720吨医药中间体及原料药项目、研发中心项目和信息化建设项目。   2015-2017年及2018年1-6月,富士莱医药分别实现亿元、亿元、亿元和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万元、万元、万元和万元。

  报告期内,富士莱的综合毛分别为%、%、%和%,而同期可比上市公司的毛平均值分别为%、%、%、%。   总体来看,富士莱的业绩相当稳健,但华丽的业绩“外表”也没有掩盖住富士莱所存在的缺陷。   据富士莱招股书显示,公司存在产品结构单一的风险,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1-6月,公司主要产品硫辛酸系列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产品结构较为单一。 富士莱坦承,若未来该产品所处市场发生变化,将面临产品结构单一风险。

  同时,富士莱的产品主要以出口外销为主,还存在产品出口销售的风险。 报告期内,公司产品出口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出口销售是公司重要收入来源,产品主要出口到美国、欧洲及亚洲部分国家。   但由于出口销售受出口目的地国(地区)的贸易法规、关税水平、非关税贸易壁垒以及政治环境等因素影响较大,如果出口目的地国(地区)上述贸易环境等发生变化,将对富士莱的出口销售产生不利影响。

  另外,报告期内,富士莱营业收入的%、%、%和%均为经销方式取得。 富士莱表示,经销模式使得公司对经销商存在一定的依赖性,而过多地依赖经销商渠道,不仅容易失去销售环节的部分利润,也会影响对客户需求直接开发与维护。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富士莱此次并未成功上会,但仍被资本看好,在其股东背景中甚至有多家国资“站台”。 通过多层穿透,犀牛君发现,富士莱第二大股东吴江东方国发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第四大股东苏州国发天使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背后都有着苏州市国资的身影。 (文章来源:犀牛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