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风,来回吹,岁月如歌,浅浅唱

往事如风,来回吹,岁月如歌,浅浅唱

往事如风,来回吹,岁月如歌,浅浅唱字体:、、  六月暑夏,芳草离离,风涟残香。

公园内,夏风吹拂下的枝蔓摇摇摆摆。 满园的芍药,就这样绽着,艳着,潋滟着酷夏的炽热,旑旎着岁月的痕迹。     端午假日,抽得一份空闲,来到距家五公里的园内走走。 看季节交错,嗅青草芬香。 园中,枝柳揺曵,杜鹃声声;四季光艳,艳艳不同;妖娆处,那最深情的一片,便是花相的清清盈盈。     觅一静处,轻轻落坐,看柳绿芍绽,赏碧水长天,忆青葱时代。 遥想当年,也是这个季节,也是这个日子。

芍园雅居,你我亭中落坐,你吟诗,我煮字,是何等地娴雅开心。 如今,虽芍开半夏,可岁月以老,物是人非。     时光,宛若一条缓流的小溪,静静地、悄无声息地悠然而去。

岁月,年复一年,日夕月夕。

感叹朝暮流光,划过岁岁,虽说斑驳光阴被它带走,留下的却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     粉世,烟火人间,花落一瞬,缘浅情浓,望不穿的碧水,挥不去的记忆。

时光匆匆又匆匆,岁月长廊里,独留下那一抹交错的短暂。

    一纸红尘,一帘烟,一份执著,一抹痴情。 平日里,我们总言时光不老,来日方长。

时光不老几青春,来日方长几相逢?蓦然回首,流年早已远去,而时光仍如一树花颜,潋滟着岁月的锦绣。

    忽然觉得,人生就如一出戏,出将入相,生旦净末丑,精致地扮着,无情地演着。

曾己何时,你我皆为少年,何曾识得愁滋味。

吟诗作对,煮字听歌,一切皆在遐逸之间。 如今,繁花犹在,人事已改。     常言岁月无情,其实,无情的不是岁月,而是人。

青春易逝,山盟也是易改,流年中,也不知道遥远了年轮的时光,究竟斑驳了多少记忆?又蕴藏了多少欢愉?人生故事中,有多少不辞而别值得我们凝望?有多少锦瑟华年值得我们珍藏?又有多少残红值得我们埋葬?    往事如风,来回吹;岁月如歌,浅浅唱,风干的记忆常常被时光拨弄,消散的往事时时被记忆萦怀。

人生,既有悲喜交织的苦涩与失落,又有生生不息的甘甜与希望,不要总活在往事中,不要总沦落在记忆中。 繁华似锦,作别的是前世未约定的承诺,何必留恋,又何必增烦。     昨日,春阳下的飞花还掩在青叶的翠处,窃窃私语,幽话地久天长,转眼已至盛夏,花凋叶零,欲诉肝肠。 人生路上,时光苍老了岁月,岁月掩埋了时光,弹指一挥间,青春刹那,芳华既是留不住,我们何不把那些不该留的记忆掩埋了呢?  【作者的话】我写东西全凭的灵感,灵感一来,便如涛涛江水,奔涌不止,而在没有灵感的日子里,就是绞尽脑汁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感谢众文友对我拙笔的深情厚爱,今日就在公园的树下,随笔书几个简字,字句颇有凌乱,望读文斋的才子才女们多多包涵,不要见笑。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近总是配不上图,刚拍的芍药好漂亮,配不上去,欲哭无泪。

  (文/冰清玉洁)  首发读文斋:http:///wenwz/  作者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