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院校法律毕业生的求职经历

知名院校法律毕业生的求职经历

春季的一个午后,小娟正从广州的一场招聘会现场挤出来。 她中等身材,相貌普通,着一身粉红色套装,非常朴素得体。 看见我,轻轻地摇摇头。 我们找到四周的一家快餐连锁店,在那里共尽午餐。

小娟说实行aa制,见她只拿了一份三元钱的素菜,我便提出要请客,她则以天气太热吃不下为由婉言谢绝了。

取了碗饭坐到桌前,我开始问她:今天的招聘会上还是没有任何进展吗?也不是呀!有家物流公司招聘法务,要了一份简历,给我留了个地址,让下周去参加面试,但我估计希望不大。 小娟显得很平静:而且那家公司离市区较远,去一趟有点耽误时间,所以很可能我不会去。 那你预备接下来怎么办呢?能怎么办?她轻叹了口气:继续参加各种各样的招聘会和公务员考试,招聘呗!接着,开始向我叙述她的一些基本情况。 小娟今年26岁,出生在中原地区一户普通的农村家庭,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个长她两岁的哥哥和前年娶进门的嫂子,哥哥高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现在家乡一建材市场跑个体运输,嫂子则在一家民营企业做临时工。 1996年,小娟中考时,以该镇第二名的优秀成绩被一所省重点高中录取,第一次高考因发挥失常落榜,2000年,她考取了离家乡不远的一所知名政法院校。

由于哥哥常在家里因为钱的问题和父母闹矛盾,所以大学四年里,学费是用贷款交的,生活费则是来源于小娟自己做家教、打零工甚至捡废品所得。

大学毕业时,她本打算考研,但为避免家庭矛盾的激化,最终放弃了这一决定,她希望能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以尽快承担起作为家庭成员的责任。

由于没有足够的财力,她不能象同学们那样全国各地到处跑,而只报考了两个地方的公务员。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两次考试都进入了面试,但也都止步于此。 离开大学后,她仍然留在那座城市,在一家出版中小学教材及辅导书的出版社做编辑,除了生活开支,每月要扣除300元来还上学时的贷款,就这样勉强坚持了大半年。

这期间,当地举行了一次公务员考试,她报考的是一个城郊的基层法院派出法庭的聘用制书记员的职位,同样是进入了面试却没有被录取。

假如说在以前的公务员考试中,都因所报职位较为热门、竞争过于激烈而失败,那么这一次她是如此的希望低就,却也无法如愿,究竟是什么原因呢?电话打到法院,政治处主任告诉她,因为最终的胜出者通过了司法考试。 小娟痛定思痛,辞去了出版社的工作,开始专心复习,并于当年一举通过了国家统一司法考试。 去年冬天的那个凌晨,当我在网上看到分数时,眼框马上就湿润了。

我一直趴在网吧的桌前不停地哭……小娟望着窗外,补充道:那时候感觉真的好美,以为一些都如乌云散尽了,没想到后面的事却更加的残酷。

年底是公务员考试的淡季,于是,小娟决定先去律师事务所谋份差事。

令她不解的是,整个星期下来,跑了好几家,却几乎所有的主任都不在所里。

在一间律所,为了能见上主任一面,她连午饭都没敢吃,从上午一直守到下午两点,主任到了所里,简单问了下情况,便要她交两千块钱。 你说,我付出劳动,律所不给我钱就算了,还要反过来向所里交两千块钱的实习费,哪有这样的道理呀!小娟显得有点激动:要是再让我选择一次,我果断不再学法律。 小时候,我们村里因为征地和政府打过一起行政官司,家里一个亲戚当时是代理律师,因为那场官司赢了,我才有了今后投身法律职业的抱负,可真没想到路会这么难走,早知道我应该去读师范当老师。 你们家亲戚是律师,也许你可以去找他帮帮忙。 我提醒小娟:律师起步是很艰难的,而且要害要有人肯带你,有熟人带的话应该会好些。

是呀,所以,后来过年的时候我就回家乡去找这位亲戚,他同意让我去律所,但由于主任也是要让我交一比所谓的实习费,而我不可能交得起,所以他们也一直没给我正式安排什么工作,只是让我到处跑腿,没有任何的收入,连交通费都要自己补贴,在一个本来就僧多粥少的城市,我又几乎不熟悉任何的能有案源的熟人,所以很快就吃不消了。

年后有很多地方开始招考公务员,这次你取得了司法职业资格,应该相对轻易些。

当然了,我的朋友和同学都说,一个女孩子不合适做律师,所以,我一直很留意公务员招考的动向。

年后,我报了两个中部省份的检察院、法院招录人员的考试,为了保险起见,我报的都是经济偏差地方的单位,其中一个还是贫困县。 贫困地区的司法工作者只要大专学历就够了,你是正牌大学本科生,竞争力很强的。

你想错了,和我当初想的一样错!小娟边说边用手指在桌子上笔划:所谓的竞争力最多只能体现在面试中,而笔试能取得多少分数与学历似乎并没有直接关系,完全靠的是综合素质的积累。

从小,为了出人头地,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我一直读的都是死书,所以有些社会理解能力确实不如专科生,这点我承认。

因此,贫困县的这次考试,我连笔试都没有通过。

那另外一个呢?另一个面试之后的近三个月里,我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打电话问,他们一直都说成绩没出来,最后一次,他们则说:没有通知你,就说明你没有被录取。 其实我觉得从面试到录取应该是件很快的事情,这么低的办事效率,难免让人产生怀疑其公正性,但也只能是怀疑,除此以外我也无能为力。 快餐店里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习惯了嘈杂,忽然安静了几秒反而使人感觉怪怪的。 你应该多尝试尝试,不要因为一两次的失败就气馁,失败是成功之母呀!我鼓励她。

小娟笑了笑,回答道:说真的,我现在对公务员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失败是成功之母这句话在这里并不适用,哪怕你考一百次,跟一次的成功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也许吧!我很无奈,但也许这就是一个人的命吧!那你有什么中长期的打算呢?我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在广州,听他们说沿海发达地区的律师事务所做律师助理是有一定收入的,而且由于企业比较多,所以案源相对好找,在广州做律师比内地有发展前途一些,所以今年三月初,刚拿到司法职业资格证书,我就踏上了来广州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