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相关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

衣服穿上了,火也勾起了,蕾可身笼在宽大的衣袍里,目光却始终盯着宾克斯。

“为什么要这么看我?”

“因为我觉得很奇怪。”

宾克斯摸了摸自己的脸,问:“我怎么奇怪了,是脸脏了,还是衣服破了?”

“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蕾可眼中倒映着火光,忍不禁打了个喷嚏,又牵动了身上的伤势。

宾克斯道:“这个样子最好还是少说点话吧。”他伸手探了一下蕾可的额头:“在发烧,很可能是感冒或者伤口感染了。我去给买点退烧的药。”

“别走!”蕾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宾克斯低头看了一眼,见她慢慢把手松开:“害怕?”

“刚从那里逃出来,我不能不害怕。”蕾可说。

宾克斯说:“既然害怕,却还是做了那些事。”

蕾可没说话。

暖洋洋的灯光下安静的女子图片

宾克斯道:“答应过,会告诉我所有的事情。”

蕾可脸上红扑扑的,头一晕,倒在了宾克斯怀中。

“装昏迷不是借机逃避话题的好方法。”宾克斯无声的笑了一笑:“我去买药,很快就回来。”

买药回来时,人已经不见了,宾克斯四下找了一圈,暗骂了一声追出了教堂。

这时教堂的神像后探出了一个人影,蕾可悄悄从神像跳了出来,跑到教堂门前四下看了一看。得意的笑了:“男人真是个傻子,这么容易上当。”

哪知她话刚说完,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她头顶上方传来:“要是男人都是傻瓜,就不会被科波钦关在秘室里了。”

蕾可抬头一瞧,只见宾克斯正坐在教堂外壁凸起的沿角上,带着几份戏谑的笑看着她。

“!”

宾克斯微微笑道:“想逃也用点聪明的方法,这种小儿科的手段是骗不了人的。”

蕾可只好又老老实实走进了教堂中。

“我这也是为了好。”教堂里,宾克斯说道:“现在城一定都在找我们,冒然出去,还带着伤。只会被他们抓到。”

“想怎么样?”

宾克斯道:“不想说。我是不会勉强的。”

“不想知道科波钦的秘密?”

“想。”宾克斯道:“但我自己能弄清楚。”

蕾可道:“好像很自信。”

“不是好像,是本来就很自信。”

蕾可的瞳孔缩了起来,围着宾克斯缓缓转了一圈:“不是宾克斯,宾克斯没有这样的自信。他看见科波钦就像野狗看见了老虎。”

宾克斯淡淡笑道:“也许他本来就很会装呢。只是一直没看出来。”

“不可能。”蕾可很肯定的说道:“有些东西可以掩饰。有些东西却是掩饰不了的。科波钦也常说一个人的气质是掩盖不了的,高贵的人哪怕穿着最普通的衣服也比一个暴发富来得更优雅,更光彩夺目。”

宾克斯:“科波钦的确很会看人。可是他却并没有看穿我。”

“是啊,他没看穿,我也没看穿。我再怎么想也想不到西砂这样一座小城,居然还藏着一个像这样的演戏高手。要不自己不暴露身份,恐怕所有的人还被蒙在鼓里。可是暴露了,如果还在暗处或许还能查到科波钦的秘密,但现在他已经有警惕心了,再想了解他的秘密将会非常非常困难。”蕾可说完这么些话,已有些不适。

宾克斯将药盒扔给了她:“还是吃完药好好睡一觉吧,病人操太多心只会让病情更加严重。”

蕾可道:“有些事情我不弄明白是睡不着的。谁知道我睡着了会对我做什么?”她拿出两粒药丸咽了下去。

“好奇心有时候会要人命的。不过……”宾克斯话锋一转:“不过怎么知道我的暴露不是故意的呢?”

“故意!?”蕾可有点难以理解。

“是啊,故意的。潜入密室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最好,找不到也没关系。”

“我不明白。”

宾克斯笑了:“不明白就等着瞧吧,后面会有好戏看。”

蕾可道:“那能不能告诉我,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我嘛……”宾克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道:“告诉也没关系,反正宾克斯的身份已没必要再用了。”说着他用手在自己脸上一抹,一张皮面具一点一点撕了下来……

……

与此同时,街道上科波钦带着人直扑宾克斯的住址,到了宾克斯的家立刻下令搜查。可是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不光是宾克斯没看见,连他的老婆儿女都不见了。

这时一个卫士来报道:“主人,地窑里有发现。”

来到地窑,强烈的晶石光照耀下,只见地窑的角落的一个魔兽囚笼里困着几个人,走过去一看,正是宾克斯和他的老婆儿女。再看周围地面,废弃的食物包装已经堆了很多,同时还夹杂着阵阵恶臭,显然他们已经在这里关押好长一段时间了。

“这是怎么回事!”因为科波钦闹出的动静,代市长班杰拉也跟着一起来了,看到眼前此景,不禁骇然:“难到这么多天来,我们见到的宾克斯都是假的?”

“看来是这样。”

“快,快把宾克斯大人和他夫人孩子救出来。”代市长下令,手下侍卫、卫士都忙了起来。

科波钦震惊了半晌,喃喃道:“这怎么可能?那个人……那个人说话的声音、语气,他的外貌形象都和宾克斯一模一样,怎么会……”

“是啊,真是让人吃惊,我认识宾克斯大人这么多年了,说再熟悉不过了,我从没见过能伪装得这么像的人。”管家伊沃怔怔道:“连……连庄园里的魔兽猎狗都没发现之前的宾克斯是个假的。”

众人心中莫名,珍妮弗等人更是惊讶:“难道伪装者连身上的气味也能改变?”

这句话顿时刺中了科波钦的心里:“气味?是……是妖之脸!”

……

“这是……妖之脸!”蕾可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震惊,惊诧,再难以想象的事在她眼前出现了。

宾克斯撕掉面具的瞬间,他的体形外貌以及说话的音调和他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气味也跟着发生了变化,赫然之间一个绝美的俊颜出现在蕾可眼前。

“是!”蕾可再次惊讶了,眼前的这个面孔她不但见过,而且就在昨天都见过。这个面孔不是别人,正是萨塞尼尔!

……

“妖之脸?那是什么东西?”地窑里,爱莉丝发出了疑问。

“啊,没……没什么。”科波钦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立刻转移话题:“快叫医生来救治宾克斯,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半个小时后,医生已经检查完说道:“爵士、市长,宾克斯大人只是虚弱过度,是因为长期囚禁在不见阳光、肮脏狭隘的空间造成的,并没有别的伤害,休息一段时间就会恢复。我已经开了几剂营养强身的针剂,这几天每天用上一针,很快就能恢复。”

班杰拉问道:“现在能对他使用,让他正常和我们说话吗?”

“当然可以。”医生道:“宾克斯大人的身体很强大,使用后很快就能恢复一些体力。”

十几分钟后,用过针,又洗浴之后的宾克斯,气色果然恢复了不少。

科波钦问道:“宾克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跟我们说清楚。”

宾克斯躺在床上,吃力的说道:“一个多月前,有一个人……有一个人来到我家里,我问他是谁,他什么也没说,就突然下手把把我和我的家人都抓了起来。后来……后来我看到他一块木皮面具样的东西贴在自己脸上,然后就变成了我的样子,连声音、体形都变得和我一模一样!”说起这件事时,宾克斯眼中很是惊恐,明显是被当时可怕的情景吓坏了。

科波钦身体一晃,脸上已是一片惨白。

“那后来呢?”

宾克斯道:“后来他把我和家人都关进了地窑,经常问我关于爵士还有市长的消息,我……我迫于无奈,只好都说了。”

珍妮弗道:“那这么说杀害卡利德市长的凶手很可能就是他?”

宾克斯吃惊不已:“什么,卡利德市长死了?”

艾普西林摇了摇头:“这个人出现得突然,事情还不清楚,不要妄下判断。”

班杰拉道:“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这个人鬼鬼祟祟做出这么多事,不是他还会有谁。对了宾克斯,看没看见那个人的样貌?”

宾克斯点点头:“他是个年轻男人,二十岁出头,黑头发……黑眼睛,长得很漂亮。”

“黑头发黑眼睛长得很漂亮!”爱莉丝一瞬间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世界黑头发黑眼睛的人实在很少,最近出现的就只有那一个:“难道是萨塞尼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