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弃后倾天下》全章节阅读

完结版小说《惊世弃后倾天下》是由乔孟梓创作,主角是韩锦泽,白香月的小说阅读完结版,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楚凤凰生辰之日,宁国候夫人李瑞雪自然是要大操大办,把皇城里的公子哥们来了一大片,好让他们一睹自己亲生女儿的风采。

所以凤仪园里面好不热闹。

皇太孙韩锦添,二皇孙韩锦泽,还有诸多王宫大臣的儿子都被邀请来。

...“红玉,你起来吧,药丸给我,对李舅娘那边就说我已经把药吃了,别让她起疑心就是了。

”红玉抬起头来已经是泪眼婆娑,依旧跪在地上不肯起身,“是,红玉知道了。 ”“起来吧。 ”白香月淡淡地说道,“以后李瑞雪和你说了什么你先应付好,然后回来禀告我,知道了么?”红玉使劲地点头,她心里对小姐是极其衷心的,自从私下里与李瑞雪来往,心中就多了一层不安,如今被白香月捅破这层纸,心里倒是舒坦了许多。

白香月接着说道:“你面上顺着李瑞雪,她暂时就不会对你姐姐做什么,且先放心,等父亲母亲回来了,我就叫她们寻个由头把红林要回去。

”红玉心中踏实了许多。 前世,李瑞雪利用完红玉之后,立刻就把红林送进了飘香楼。

红林是个刚烈的女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在进了飘香楼第二日就殒命了。

从此红玉恨透了李瑞雪,奈何她们主仆二人身死之前都没有让李瑞雪付出代价,这股恨意前世没有发泄,今世白香月无论如何都要为红林报仇不可,加上她自己的仇,这笔帐慢慢和她们算!白香月在心中狠狠地说道:“李瑞雪,如今上苍让我重活一回,我必让你付出伪善的代价!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红玉开始为白香月梳洗打扮,“今天是凤凰小姐的生辰,李舅娘似乎不想让小姐出去见客,只对外宣称小姐病了。

”白香月并不意外,“把那件琉璃簪拿出来给我带上。 ”“小姐?”红玉显然不明白这是何意,平日里白香月都是低调行事的,今日却有要大出风头的架势。 “不用多问,你只照做便是。 ”她心里明白,只有此计才能救下双亲。 宁国候府上有一处园子名叫凤仪园。 是当年楚兰封为兰妃时下令宁国候楚连修建的。

楚兰和白香月的母亲楚玉,楚凤凰的父亲楚连,三人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他们的母亲是韩元长公主——宁国候府的太夫人。 楚凤凰生辰之日,宁国候夫人李瑞雪自然是要大操大办,把皇城里的公子哥们来了一大片,好让他们一睹自己亲生女儿的风采。 所以凤仪园里面好不热闹。 皇太孙韩锦添,二皇孙韩锦泽,还有诸多王宫大臣的儿子都被邀请来。

前世里楚凤凰在今日里可是大受欢迎,出尽了风头。 白香月远远瞧着一身华服的她,嘴角露出了冷笑,她自己一身青色罗裙,外批一件朱红披肩,脚登一双绣面玉鞋,看上去朴素却不失典雅,最重要的是白香月今日认真地梳洗打扮了一番,令她的美貌彻底的展现出来,当她慢慢走进凤仪园时,几乎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纷纷被她的外貌所吸引。

白香月,大魏第一美女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楚凤凰长的也是极为标志,可在白香月面前却毫无立足之地。 众人见她肤如凝脂,眉若卷烟,目若含泪,朱唇如珠,无不惊奇赞叹,世间竟有这样美的女子,如天女下凡一般。 最远处一个身影没有像众人那样惊异,他从小就知道白香月是天下第一美女,旁的美女在他眼里都不及白香月的一丁点。

那个身影也早早引起了白香月的注意,是他——蓝辰兴!今世无论如何不能和他产生任何瓜葛,否则只会害了他!白香月定气凝神,在人群中寻找她需要的那个人。 皇太孙韩锦添举着酒杯,笑盈盈地走了过来,他今天穿的便服,看上去丝毫没有皇太孙的架子,英俊的连上永远是温柔的目光,和白香月记忆中的一个样。

他们俩在小时候曾被皇上许过婚事,只不过当时俩人太小,皇上后来许是忘记了,再也没有提过这事。

“表妹自来了,就日日称病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若不是凤凰生辰,我们可真是没有这个荣幸能一睹芳容啊!”不肯出来?她李瑞雪不想让白香月出来见人,自然编造了一些说辞,说她病了不想出来,外人不明就里,以为白家小姐认生,不敢出来。 如今一见,众人早已把那些说辞忘到九霄云外,人人都在惊奇白家的女儿怎么生的和天仙似的。 楚凤凰向韩锦添微微一点头,她心中实已气极,无奈不能将这情绪表露出来分毫,只能强行压着怒火,含笑说道:“表哥说这话就是拿自己当外人了,你若是想见姐姐,何愁不能见,只回了姑姑把姐姐接进宫里就是了。 ”她心里是气急了的,只不过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不好发作,只好一位装着善良大度。

“妹妹这话就说笑了。

”皇太孙韩锦添的母亲白然也是出身于白家,是白香月的姑姑,所以韩锦添叫她一声妹妹很是叫得,可楚凤凰非要粘着这个便宜也叫韩锦添一声哥哥,就让人有些不舒服。

韩锦添当着外人面并没有表露出来,楚凤凰自然不觉得自己做的有哪里不对。

白香月打扮成这样出来就是为了引起韩锦添的注意,她这个表哥虽然是皇太孙,对权利有一定的执着,但是为人还是善良的,白香月能请动的人也只有他了。

“表哥,这里人太多,我们去凉亭那边透透气如何?”白香月冲着韩锦添微微一笑,简直把他的魂都要勾走了。

看着他们二人走去凉亭,远处二皇孙韩锦泽不自觉地捏紧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