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直播人app下载

“敢问这位公子是?”张世平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神色有一丝的慌张,看来自己的说辞被人看出了破绽。

“这位是袁家二公子,袁家嫡传。”身边的掌柜眉飞色舞的介绍眼前这个三角眼公子。

此人正是号称大汉王朝“四世三公”的大司空袁逢的二公子袁术袁公路,可以说袁家的门生故吏遍布大汉王朝。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加之朝廷内外的明争暗斗、相互之间倾轧拆台;一个家族百年内有一人担任过位极人臣的“三公”之一就是莫大的荣耀,能够连续三四代做到三公这样的高管绝对是凤毛麟角。

袁氏家族四世三公:汉代袁安在汉章帝刘烜时为司徒,儿子袁敞为司空,孙子袁汤为太尉,曾孙袁逢为司空,袁隗为太傅,四世居三公位,人称“四世三公”司空袁逢有两子,一个是庶出的大公子袁绍袁本初,一个是嫡出的二公子袁术袁公路。

“原来是四世三公的袁二公子,久仰久仰!在下张世平,刚才乃是我的和贵店开玩笑,即可补足饭钱。”在洛阳城内仗着四世三公的名头上至王公贵胄下至士族百姓,见了袁氏兄弟都得给一丝薄面,张世平一介布衣怎么可能惹得起这庞然大物。

“哼哼——你说的是屁话!一个罪民之后都敢到袁家的地盘骗吃骗喝,你家袁大爷是缺你那顿饭钱的人吗?你这就是裸地打袁家的脸,现在知道错了!哼——晚了,来呀——给我把这个贱民绑起来打断四肢扔出洛阳城!”袁术冷笑一声,三角眼一邪,众人上前一把将张世平按住,来了个五花大绑。

袁术亲自接过棍子,一脚将张世平踹到在地,挥起棍子向张世平打去。袁术也算是名门之后,弓马娴熟也有几分力气,这一棍子砸下去张世平可就废了。

“公路兄,且慢动手!”周瑜急忙一伸手抓住袁术的胳膊,阻止棍棒打下去,周瑜最近勤学苦练碰到高手或许不行,对付袁术这样的货色还是手到擒来。

“呦——我还以为是谁坐在那里,原来洛阳令的公子公瑾贤弟。怎么?就你这傻小子也要管你袁大爷的闲事?真是笑话——”袁术从楼上一下来就看到坐在一旁的周瑜,不过对于周瑜他是恨得牙痒痒,上次他和袁绍好不容易撺掇的周瑜去投入皇宫,哪知道这小子在怕宫墙的时候摔下来砸着脑袋,还被巡逻兵发现。这一下子就闹大了,谁知道这小子命好昏迷了过去,最后大事话小小事化了。而他和袁绍本来是为了设计周瑜引洛阳令周显入套,然后彻底把周显拉拢过来,没想到计划没成还交恶了周显。

他二人被父亲和叔叔袁隗好阵臭骂,说他们二人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最后禁足一个月不让出门,兄弟二人可就把周瑜给记恨上了。

周瑜完没理会袁术辱骂自己,只是拉着袁术一步一步退到桌子跟前坐下。

“公路兄,上次带小弟玩的那么好,怎么这么久不见就不认识小弟了?本初大哥今日怎么没来?”周瑜装作听不懂袁术发泄的怨气。

清纯气质卷发美女镂空蕾丝短裙居家养眼图片

“公瑾,听说你摔坏脑袋了,好利索了?我这不是忙,想要过去看你也没顾上。之前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本初今日没有出府。”袁术有点怀疑,难道真像别人说的这小子摔坏脑袋了?

“公路兄,由于摔了脑袋,之前的事情有些模糊记不清,父亲也说就是我和二位兄长喝酒喝多了不小心摔的,我还有点纳闷是不是醉酒的时候得罪公路你,刚才看到我也不理我!”周瑜继续打着迷糊眼,让袁术彻底放下戒心,然后出手阴他一把。

“哦,原来如此!我刚才喝酒有点上头,没看清公瑾在大厅吃饭,一般我们都在雅间里面。这个怪我!”袁术听到周瑜这么一说,瞬间明白了周显的用意,周显是怕他们袁家,而且还让周瑜继续交好他兄弟二人,看来周显也是一个聪明人,想到这里袁术心中不由得得意起来。

“公路兄,小弟有个不情之请。请公路兄高抬贵手,放了这个人,他的帐单算我身上,咱们完了再好好叙叙旧!今晚楼我做东,如何?”

听到楼,袁术眼前一亮,但是他沉默了一会,抬头说道“公瑾,不是哥哥不卖你这个面子,这小子单纯的骗吃骗喝也就算了,但是听他的言语他知道这是我们袁家的产业还敢如此干,肯定是受人指使欺我袁氏一门无人,辱我四世三公的名头。恕我直言,这个人我不能放!”

袁术可不是傻子,如果没有人接这茬,他也就惩罚一下就算了,看到周瑜想要保这个人,他的小心思就活络起来。上次没能让周瑜入圈套,这次好歹把他拉下水,这样自己就能在父亲面前比过袁绍。

“公路兄,那需要怎么样才放人?”周瑜知道袁术这货一肚子坏水,这么半天肯定没憋出什么好屁。

“公瑾,不如你我赌一场如何?你赢了人你带走,输了你把你爹上朝用的笏板拿出来给我玩三天,如何?嘿嘿……”袁术摸着他两撇小胡子说道,一脸的坏笑。

周瑜一听袁术的提议,暗到一声这家伙真歹毒,笏板乃是在朝五品以上官员早朝的时候需要拿的东西,由于洛阳令的特殊情况,直接受命于皇帝,所持笏板乃是汉白玉制成。满朝文武只有三公九卿能持,其他的都是象牙笏板,洛阳令算个例外。笏板也算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大臣们平时都看护的紧,袁术想利用这一点落落周显的面子,然后再让袁逢和袁隗扇阴风点鬼火顺势换了这个洛阳令。

“公路兄,这个笏板我爹看的紧,我想想办法吧!不过,既然要赌,你要赌什么?还有我觉得彩头有点小,不如我们再加点?敢不敢公路兄,拿笏板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周瑜想了想这个时代无非就是骑马射箭斗鸡遛狗些玩意,他虽然不精通技巧,但是他精通作弊呀!这一次他要好好杀杀袁术的威风。

“我袁公路身为袁家嫡传弟子,整个袁家都是我的,你想加什么彩头?”袁术心中一阵窃喜,这小子果然脑袋缺根筋,还要加注!这下自己果然要赢了。

“公路兄,我如果输了不仅仅把家父的笏板给你把玩三日,还把我祖父留下的一个夜明珠送给你!如果你输了,除了把张世平放了,还要将大司空的一方私人印章输给我。如何?”

“好,就这么说定了!至于赌的话,就赌斗鸡、斗狗、斗蛐蛐三局两胜如何?”

两人立下字据,张世平暂时跟周瑜回府,约好三日午时后到城西教场赌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