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视频荔枝视频播放

老公,她又来了……”亮亮妈妈急忙拿出手机,“我给布桐打电话求救!”

电话刚接通,突然传来“砰”的一声,车子的轮胎好像突然炸了,猛转了一个方向,往路边的梧桐树上撞去。

“啊!”

亮亮妈妈惊呼一声的同时,车子已经撞到了树上,直接熄了火。

“嘶……”亮亮妈妈晕眩了两分钟后,艰难地醒了过来,她的额头被撞得出了血,好在她第一时间护住了亮亮,所以亮亮没有受伤。

“老公……”亮亮妈妈顾不上去捡掉落的手机,急忙望向驾驶座上的丈夫,“怎么样?”

亮亮爸爸承受的撞击无疑是最严重的,好在安全气囊及时弹出,他才没受什么伤,很快便抬起头来。

“我没事……”

“车子坏了,我们……”亮亮妈妈的话音刚落下,便看见一个阴影落了下来。

穿着黑色皮衣戴着摩托帽的女人正站在车旁看着他们。

“老公,她……她来了……”亮亮妈妈惊恐的道。

“别怕……”亮亮爸爸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开口道,“车开不走了,但是这里离星月湾不远,我想办法拖住她,带孩子跑……”

寻欢乐的夏日

“不行!”亮亮妈妈急忙反对,“我不能扔下!”

“现在顾不了这些了,必须带孩子走,他是我们的命!”亮亮爸爸转过头,深深地看了母子两个人一眼,“我爱们,快走!”

话音落下,亮亮爸爸便打开门下了车,跟女人搏斗了起来,“们快走!”

亮亮妈妈再也顾不上那么多,打开车门,牵着亮亮的手,拼劲全力往前跑去。

母子二人的身后,亮亮爸爸根本不是那个人的对手,很快便被打倒在地。

“砰”的一声。

亮亮妈妈听着身后传来的动静,震惊地停下了脚步,猛地回头,便看见亮亮爸爸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带着摩托头盔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把枪正对准着他。

“啊——”亮亮妈妈崩溃地尖叫出声,但是现在根本不是崩溃的时候,她很快从口袋里拿出那两颗糖,塞进亮亮的手里,“亮亮,把糖交给布桐阿姨,告诉她是吃了这颗糖才说不了话的,叫她找医生救,记住,拼命往前跑,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

亮亮哭着摇头。

“听妈妈的话,跑!”亮亮妈妈大吼一声。

亮亮紧紧攥着糖,拼了命地往前跑。

女人拿着枪,一步步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

他很高,身高最起码有180,身体不会特别壮,摩托头盔下露出亚麻色的长卷发,但走起路来的架势,还是让人难辨雌雄。

亮亮妈妈看着不远处倒在地上的丈夫,眼底流露出无尽的恨意。

她缓缓转过头,看见亮亮已经越跑越远,嘴角扬起一个欣慰的笑容。

只要再拖上几分钟,她的孩子就会安全了,只要亮亮跑进星月湾,就彻底平安了。

亮亮妈妈不舍地收回视线,望向走向自己的女人,眼底的恨意更浓了。

原本晴朗的天空,应景般地阴云密布,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

亮亮妈妈张开双臂,挡住女人,“别想伤害我的孩子!”

“我杀他干嘛,杀一个孩子不是很造孽吗?”女人笑着道,“我原本也不想杀,只是不爽背叛我而已……”

“我根本不认识,何来背叛!”亮亮妈妈愤恨的道,“给我儿子下毒,要我去害布桐,我怎么可能答应!”

“既然不答应,那就得付出代价,”女人的声音阴冷了几分,“跟我作对的人,都得死,得死,布桐也得死!”

“做梦!……”

“砰!”

亮亮妈妈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一颗子弹就穿透了她的左边胸口,她的视线有着几秒钟的苍白,旋即,“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她倒在地上,远远地,看见几辆车子正往这边疾驰而来,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车子急刹车,在十几米开外停了下来,布桐从车上下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女人,惊呼一声,“亮亮妈妈!”

“布桐,终于出现了。”带着头盔的女人冷笑一声,缓缓举枪对准了布桐。

“太太小心!”

“桐桐快上车!”

保镖和唐诗还来得及护着她,布桐便飞快地从风衣内侧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枪,对准了女人。

枪是违禁的,不是特殊情况的时候,星月湾的保镖都不能佩戴,此刻只有布桐一个人手上有枪。

两个人举着枪对峙着,电光火石的空气中充满了硝烟味。

“是大徒弟林湛?”布桐冷声开口问道。

“是我,”女人哑笑出声,用男人的嗓音开口道,“布桐,我们终于见面了。”

“为什么要杀害无辜的人!”布桐强压着心里的怒意,她此刻不能乱,否则一不小心就会让林湛逃脱,甚至她也会死在他的手上。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我想要让她来毒死,她犯傻不愿意,所以我心情不好,就杀了她而已。”林湛轻描淡写的回。

“畜生果然是没有人性的,我布桐不杀,誓不为人!”

布桐说完,便直接按下了扳机,而林湛也几乎在同时对她开了枪。

“砰!砰!砰!”

一场枪战激烈地展开。

保镖和唐诗不敢上前送死,只能躲在车身后面躲避着枪林弹雨,着急地在想办法。

“桐桐!”唐诗哭着喊道,“斗不过他的,别送死!”

布桐充耳不闻,一边开枪一边一步步朝她走去。

林湛没想到布桐的枪法这么准,他打中布桐的同时,左手手臂也中了一枪。

可他明明也打中了布桐的肩膀,却不知道为什么,布桐像是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且身上像是覆盖着一层杀气,继续朝着他进攻,就像非置他于死地不可一般。

林湛很快想到了什么,布桐身上多半是穿了防弹衣!

该死!

既然他打不伤布桐,现在自己又受了伤,就已经注定落了下风了,现在如果还不逃的话,说不定会死在这里!

林湛眸光一深,一边往自己的摩托车方向退去,一边继续朝着布桐身上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