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道相思,覆我华裳凌墨子华,白锦绣小说

  ★、向新朋友介绍我时,请搂着我的腰,而不是站在一旁用手指点。  ★、如果我的思念被过滤了,那么沉淀下来的是对你始终如一的爱!不求多么洪烈,只求你在身旁,让我好好照顾你,相濡以沫,永不厌倦。宝贝,我想你了!  ★、永远不要对我有破口大骂的样子,因为你说过我是你最疼爱的人。  ★、在我心情遭透,蛮横发脾气的时候,老公,请拥吻我,而不是和我理论。  ★、带着欣赏,带着执迷,我的爱无法阻止,我的心只有傻痴;怀着希望,怀着遐想,我的情到你身旁,我的恋势不可挡;让我大声说爱你!  ★、我爱你千真万确,纵然走过千山万水,也绝不千变万化。

2、终究是没管住自己的心,让它陷得太深太认真3、做不到别人眼中的强者也没关系要做到最好的自己。4、你改变不了明天,但如果你过于忧虑明天,你将会毁了今天。5、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结果往往出人意料。6、愿你过得好我也事事顺心不谈亏欠谢谢曾遇见。7、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谁道相思,覆我华裳凌墨子华,白锦绣小说

由程茉莉创作的重生小说《谁道相思,覆我华裳》,主角是凌墨子华,白锦绣小说讲述了前世,白锦绣错信一人,辜负一人,最后落得个身败名裂,悲惨死去的结局。 浴火重生,她决定脚踹渣男,拳打渣女,抱紧靖王爷,求一个恩恩爱爱,地老天荒……精彩章节——感动他一心为她着想,一冲动,便道自己愿意帮他打压凌墨子华,就此跳入了他早就准备好的陷阱。 他一次又一次的表示自己不慕权势,她就越发的想帮着他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他的蜜语甜言是阴冷的利箭,她为他披荆斩棘,他就在背后不断的放冷箭,无声无息的将她算计到凌墨子华的床榻上,再给凌墨子华扣上一个“贪图淫、乐”的罪名。

凌墨子华被皇帝责骂惩罚之时,也将她白锦绣钉在了耻辱柱上。

谁知凌墨子华不顾一切的娶了她。 他便又担心白家与凌墨子华合作,又设计让白家变成世人眼中张扬跋扈、功高震主的对象,引得群臣忌惮、皇帝猜疑,在几次大的风波过去,彻底没落了下去……即便是在最后,他还要利用他们“青梅竹马”的关系,制造她和凌墨子华之间的夫妻不和,激得凌墨子华频频恼怒,在边疆的时间比在皇城里多得多,后来,甚至直接在战场失踪。 而凌墨子华失踪的消息传入皇城中,凌墨子渊和白雨薇才彻底撕下了那一张假面皮,残忍的堕掉她和凌墨子华的孩子,将奄奄一息的她扔进了梅园……而后,一场大火烧干净一切的阴暗与罪恶,他凌墨子渊就可以理所应当的登上皇帝位了?“玉王殿下与世无争,竟也是想要那个位置的吗?”白锦绣垂下眼皮,藏起那一抹恨意,语气泛冷。 上一世,他让她算计的死死的,这一世,她就要毁掉他所有的计划!“卿卿这是说的什么话?”凌墨子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碎裂,随即就很“生气”的道:“你是最清楚我的心思的,我又哪里是那等贪慕权欲之徒!”顿了一下,他却又接着道:“只是生在皇家,无论我如何的挣扎,总还是会卷入权欲的漩涡中去,若只我一人,倒是无妨,可若是你想嫁给我,我总要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好你的。

”她想嫁给他?她何时明确的说过想嫁给他了?他这推卸责任的手段真够巧妙的。 白锦绣勾了勾嘴角,低下头道:“子渊哥哥,我自然是知道你的,是以,就算你真的想要那个位置,我也不会怪你。

”我只会拼尽全力,让你距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远!“若是你需要我做什么,我也会不遗余力的去做的。

”往你希望的相反的方向去做。 “卿卿,你……”凌墨子渊心里的疑惑放大了,白锦绣这话里面怎么似是有别的意思?“子渊哥哥,你也知道我生了一场大病,差点就死掉了,如此倒让我想明白了,这一生太过于短暂,且不知何时就会出现变故,是以,想要的东西,就要不顾一切的去拥有,你说,是吗?”天知道,她多想现在就撕下凌墨子渊的假脸皮,又是拼了多大的力气才忍住了。

这么早就与他为敌,太不明智了!她还得靠着他推波助澜,将她送到那个人的身边去呢。 远处,有马蹄声传来,白锦绣猛地转过身:“他回来了!”凌墨子渊的心猛地一沉,下意识的反问:“他?”“嗯,”白锦绣的脸上浮起一抹灿烂的笑意:“我爹。 ”隔的太远了,她是看不清远处那些脸,自然也分不清谁是她的父亲白寂之,谁是凌墨子华,可是她却忽然往前走了几步,将双手向外摊开,做出一个类似于要拥抱谁人的动作。

凌墨子渊看着她脸上的灿然笑容,心,有一瞬间的柔软。

若是,真能娶了她,或许也是好的。

但,她是白寂之的嫡长女,注定,是要成为他的棋子的。 这么多年在一直都在扮演白锦绣的“青梅”,莫不是真的对她动了感情?这感情,自然是要不得的。

“我要下去接他们。 ”白锦绣已经转过身,脚步轻快的从凌墨子渊身边擦过去了,风将她的青丝扫到他的脸上,有微微的痒意,她走之后,他忽然有些怅然若失。

自今日起,将她一步一步送到凌墨子华的身边去,他便能如愿以偿吗?会不会后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