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原文及翻译

《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原文及翻译

  《宋公及楚人战于泓》原文及翻译  左传·子鱼论战  原文:  《左传·僖公二十二年》有一段记宋楚泓之战的文字(今选本皆作《子鱼论战》,摘录如下:  冬,十一月,己巳,朔,宋公及楚人战于泓(今河南柘城县西)。

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济,司马曰:彼众我寡,及其未既济也,请击之。

公曰:不可。 既济而未成列,又以告。

公曰:未可。 既陈(阵)而后击之,宋师败绩。 公伤股,门官歼焉。

国人皆咎公。

公曰:君子不重伤,不禽(擒)二毛。

古之为军也,不以阻隘也。

寡人虽亡国之余,不鼓不成列。

  子鱼曰:君未知战。

勍敌之人,隘而不列,天赞我也。

阻而鼓之,不亦可乎?犹有惧焉。

且今之勍者,皆吾敌也。 虽及胡耆,获则取之,何有于二毛?明耻教战,求杀敌也。

伤未及死,如何勿重?若爱重伤,则如勿伤;爱其二毛,则如服  注释:  勍敌:强敌。

  宋公:宋襄公。

名兹父。

  泓:泓水,在今河南省柘城省西。   既:尽。

  及:趁着。

  济:渡过。

  既济:已经渡河。   司马:统帅军队的高级长官。

指子鱼。   陈:同阵,这里作动词,即摆好阵势。   股:大腿。   门官:国军的卫士。   重(chong):重复,再次。   禽:通擒。   二毛:头发斑白的人。

  鼓:击鼓(进军)。   赞:帮助。

  胡耇:很老的人。   服:向敌人屈服。   用:施用,这里指作战。   金:金属响器。   声气:振作士气。

  鼓:击鼓进军。

  儳(chan):杂乱不整齐,此指不成阵势的军队。   译文:  宋襄公与楚军在泓水作战。

宋军已摆好了阵势,楚军还没有全部渡过泓水。 担任司马的子鱼对宋襄公说:对方人多而我们人少,趁着他们还没有全部渡过泓水,请您下令进攻他们。 宋襄公说:不行。

楚国的军队已经全部渡过泓水还没有摆好阵势,子鱼又建议宋襄公下令进攻。 宋襄公还是回答说:不行。

等楚军摆好了阵势以后,宋军才去进攻楚军,结果宋军大败。

宋襄公大腿受了伤,他的护卫官也被杀死了。

宋国人都责备宋襄公。

宋襄公说:有道德的人在战斗中,只要敌人已经负伤就不再去杀伤他,也不俘虏头发斑白的敌人。 古时候指挥战斗,是不凭借地势险要的。 我虽然是已经亡了国的商朝的后代,却不去进攻没有摆好阵势的敌人。   子鱼说:您不懂得作战的道理。

强大的敌人因地形不利而没有摆好阵势,那是老天爷帮助我们。

敌人在地形上受困而向他们发动进攻,不也可以吗?还怕不能取胜!当前的具有很强战斗力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 即使是年纪很老的,能抓得到就该俘虏他,对于头发花白的人又有什么值得怜惜的呢?使士兵明白什么是耻辱来鼓舞斗志,奋勇作战,为的是消灭敌人。

敌人受了伤,还没有死,为什么不能再去杀伤他们呢?不忍心再去杀伤他们,就等于没有杀伤他们;怜悯年纪老的敌人,就等于屈服于敌人。

军队凭着有利的战机来进行战斗,鸣金击鼓是用来助长声势、鼓舞士气的。

既然军队作战要抓住有利的战机,那么敌人处于困境时,正好可以利用。

既然声势壮大,充分鼓舞起士兵斗志,那么,攻击未成列的敌人,当然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