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史上为讨好情人不惜杀光亲骨肉的昏庸皇帝 – 半山散文吧

揭秘:史上为讨好情人不惜杀光亲骨肉的昏庸皇帝 – 半山散文吧

  导读:在人类的性取向中,主动对两种性别的人都会产生吸引的性取向被称为双性恋。 汉朝皇帝好色是出了名的,自从开国皇帝刘邦开始,几乎每个皇帝都有好男色的记录。

从历史记载看,他们宠幸男人的程度甚至超过了宠幸女人。

比如汉文帝的男宠邓通,就被赐予一座铜山,用于铸造钱币供自己开销,由此成为天下最富有的人。 到了汉武帝那会儿,他的男宠韩嫣拿着金丸四处打鸟,屁股后面天天就跟着一群小孩子捡金丸。

不过从严格意义上说,这些皇帝并不是标准的双性恋。

汉朝是个男风盛行的时代,皇帝们基本也都是娱乐一阵子罢了,是种被动的赶时髦行为,既没有坚持到底,也没有真正的爱情可言。 要说真正的第一个双性恋皇帝,那是汉成帝刘骜,他一生最喜欢的有两人:富平侯张放、皇后赵飞燕的妹妹赵合德。

刘骜对这两人不是简单的宠幸,而是动了真情,他与张放千里递情书,相爱至死,更曾为了讨好赵合德而不惜亲手杀掉自己的所有骨肉,导致绝后,最后不得不把皇位传给了养子汉哀帝刘欣。   这位汉成帝刘骜生于汉宣帝甘露二年(公元前五十二年),是汉元帝刘奭的儿子。 “骜”这个名字是他爷爷汉宣帝给起的,意思是希望他做一匹皇帝中的千里马,驰骋天下。 结果他经过一番“努力”,真的成了千里马——昏君中的千里马。 经过他爷爷精心治理重新繁荣起来的大汉帝国,在他的一通乱搞之下,终于日薄西山,为日后王莽篡汉埋下了祸根。

虽然刘骜不是个称职的皇帝,但绝对是个称职的情人。 如果哪个人被他爱上,那就是一辈子,一天都不打折的。   他所爱的第一个人是张放,此人身居侯爵富平侯。 古代爵位的等级从高到低依次是公侯伯子男,侯排第二位,由此可见张放地位的高贵。

张放小的时候就是个美少年,而且聪明伶俐——少年殊丽,性开敏。 刘骜对他喜欢得不得了,而他也对刘骜痴心一片,于是两人恋爱了。 为了表达自己的真心,刘骜送了他一个定情物——许皇后的“侄女”,让这个和皇家沾亲带故的“女孩儿”成为他的老婆,以抬高他的身份。 结婚那天,现场极其铺张,光是刘骜的赏赐就达到数千万钱。   收下了定情物,张放更是对刘骜死心塌地,他经常和刘骜身穿便装化装成百姓,结伴出游,有意无意地还帮刘骜物色美女。 而刘骜对他也是宠爱异常,他当时已经有许皇后、班婕妤等诸多皇宫佳丽,对她们却是全然有性无爱。 反观张放,经常“与上卧起,宠爱殊绝”,就差个皇后的封号。   人从来都是看着别人的碗吃饭的。

张放就凭一张俏脸蛋儿这么受宠,王太后的娘家人看不过去了。 他们就在老太后面前煽风点火,合伙找了一个罪名把张放撵出了京城。

刘骜权力有限,对太后一族无能为力,离别那天,只能和张放抱头痛哭。

此后,刘骜把自己对张放深深的思念转化为权力的滥用,即一次次对其加官晋爵,聊以自慰。 见面的机会少了,他们只好通过书信保持联系,把彼此的思念埋藏于字里行间。

  当然,能够享受刘骜这种深爱的人不止张放一个。

作为一个真正的双性恋者,刘骜对异性的喜爱也是超越常人的。 他最初宠爱的女人是许皇后,后移情别恋,开始宠爱班婕妤。

鸿嘉元年(公元前二十年),刘骜在一起外出游玩中,经过阳阿公主家。

公主盛情款待,并且安排了当时最好的娱乐项目——歌舞。 刘骜原本只想蹭顿饭,没想眼前的一群舞女中隐藏着一个绝代美女。 她要身材有身材,要舞技有舞技,是刘骜之前从未见过的极品女子,此人就是赵飞燕。

刘骜喜欢得不得了,就和阳阿公主商量,既然饭都蹭了,索性再蹭个赵飞燕吧。 公主哪里敢说个不字,刘骜高高兴兴地带着大美女回了长安。

赵飞燕入宫不久就被封为皇后,为了增加自己的后援,她又把妹妹赵合德推荐给刘骜。 赵合德比起赵飞燕更胜一筹,具体表现在两点:容貌上比赵飞燕更娇美,皮肤雪白光滑;性格上温柔有加。 刘骜十分迷恋她的怀抱,称其是“温柔乡”。

很快,刘骜对赵合德的宠爱就超过了赵飞燕。 但是赵合德非常袒护自己的姐姐,碍于情面,刘骜才没有废掉赵飞燕的后位。 从此,姐妹俩垄断了刘骜的一半爱情。

在此期间,刘骜与张放的书信往来还是不断。 在他的心里,爱情已经分成了均等的两份,一份永远寄存在了张放那里,一份则交给了眼前的赵合德和赵飞燕。   然而福无双至,赵合德虽然得到了皇帝的爱情,却没得到与皇帝爱情的结晶。 十余年间,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姐姐,两人都没有生出一子半女,尽管她们很努力,刘骜也很配合。

在这种情况下,赵合德产生了和明宪宗的万贵妃一样的想法:我没有儿子,你们谁也别想有!所不同的是,万贵妃这么干是偷偷摸摸的阴谋,而赵合德却是明目张胆的阳谋。

犯混的刘骜为了讨赵合德的欢心,竟然答应亲自帮她除掉自己的亲生骨肉。

比如有个叫曹伟能的宫婢“不幸”怀上了刘骜的骨肉,赵合德知道后,就在她临盆的时候,派人拿着刘骜写的圣旨逼曹伟能自尽,连服侍她的六个宫女都没有幸免。

至于刘骜的这个儿子,尚未吃上一口母乳也被折磨而死。

又过了一段时间,另一个许美人也怀上了刘骜的龙种,并顺利产下一子。

这次赵合德没有亲自动手,而是采取了女人的传统战术——一哭二闹三上吊,差点没把皇上逼疯。 谁让刘骜爱她呢,没办法,他派人把儿子装到芦苇编的箩筐里,然后带到赵合德的面前,亲自动手掐死。

好像那只是一块肉,跟自己压根儿没一点关系。   爱情是需要体力的,尤其爱的是两个绝世美女。

刘骜的身体越来越差,老妈王太后好长时间不见,竟然被他的病容吓得哭了起来。

赵合德和赵飞燕也很担心皇帝老公的身体,就按照一本医书上的方子,炼制了一种春药。 据说此药效力威猛,放到水里马上可以让水沸腾,刘骜可怜的小身板自然更加扛不住了。 绥和二年(公元前七年)三月,刘骜在和张放见过一面后几个月,因为服用春药过量,在赵合德的温柔乡中突然死亡。 张放本来还在憧憬两人的下一次重逢,甚至是回到长安常伴刘骜身边,不想却由生离变成了死别。

因为伤心过度,“放思慕哭泣而死”。 恋人已死,对张放而言,生命只是一种多余。 另一位刘骜的挚爱赵合德女士被王太后与大司马王莽“治问皇帝起居发病状”,不得已自杀身亡。   爱情是讲究对象的,张放和赵合德的悲剧就在于他们爱上了天下独一无二的人——皇帝,而且想据为己有。 殊不知皇帝是属于全天下人的皇帝,想据为己有就要与全天下人为敌,付出惨痛的代价也是在所难免的。

所以,爱情一定要考虑对象,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你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