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中医药文化的载体

汉字--中医药文化的载体

-->-->-->-->汉字--中医药文化的载体汉字--中医药文化的载体汉语言文字与中医药的思维方法也颇有相通之处。 传统中医的思维方法以形象思维、取象比类、具象与抽象相结合为主要特征,而这也正是汉字的特点。 汉语言文字(包括汉语和汉字,以下简称汉语),是由以汉民族为主体的中华民族在数千年的社会生产实践过程中创造、使用和发展起来的一种语言交流工具和文字符号体系,是当今世界最古老、最独特的语言文字种类之一。

能与其悠久历史相比的,从前只有古埃及的圣书字、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楔形文字、玛雅文字等,而后者早在两千多年以前就被历史所丢弃,深埋到滚滚黄沙和断壁残垣之下,只有汉语一枝独秀,硕果仅存,而且至今仍保持着勃勃的生机和无穷的魅力。 古人以汉语、汉字作为信息载体,为我们留下了极为丰富的历史和文化遗产。

汉语言文字和药的关系非常密切。 就在汉字出现“隶变”而定型的秦汉时期,也出现了历史上的第一个发展高峰。

《内经》确立中医学基础理论体系、《》确立药物学基本理论、《》确立辨证论治的临床施治原则和方剂配伍原则,使“理、法、方、药”首次融为一体,共同构成了中医药的学术体系。

而保留这些历史信息的,正是汉字。 在东汉许慎编纂的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中,共收录汉字9353个,其中涉及医药、卫生、的汉字就达1124个,其中植物名称用字613个、动物名称用字310个,矿物名称用字5个,共928个,人体骨骼、脏腑、组织器官名称用字98个,病理表现用字20个,疾病名称78种。 现代汉语与古汉语在语音、语意、语法各方面都有了一些差别,但是古汉语用成语、典故的形式,在现代汉语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现代人正是通过对成语、典故的学习和使用,而在一定程度上保留着对逐渐生疏的古汉语的一些记忆。

成语、典故来源于古人的经典著作以及民间流传的俚语、谚语等,而作为与人的生命、生存、生活休戚相关的医药学,也是成语、典故产生的重要源头之一。

据统计,与中医药有关的或直接来源于医药学著作的成语、典故达600余条,其中很多不仅保留着医药学意义,而且延伸到社会学领域,用以说明一些社会现象,因而具备了相应的社会学意义,如“针砭时弊”、“标本兼治”、“病入”、“以毒攻毒”、“肝胆相照”等。

在两千余年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由于文字的普及、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明,使古人为我们留下了数量巨大的中医文献古籍,中医药也因此具备了深厚的文化底蕴。 所谓中医文献是指历代流传至今具有历史价值、现实意义的中医图书以及与图书相关联的人的言行的记载。

据《中国丛书总录》要目、《四库》著录及存目书、《贩书偶记》正续篇三者所载书目合计,经部总计9906种,史部总计14523种,子部总计17044种,集部总计22380种,四部古籍总计63853种。

其中医家类属子部,有2255种,占全部古籍的%。

而据《全国中医图书联合目录》统计,国内现存民国以前的10万余种古籍中,中医药古籍达12124种,占全部古籍的10%以上。 此外,在民间和海外还流传有大量的古籍抄本、孤本。 除了历史上留存下来的书籍资料,还有大量记载了中医药的出土文物,如殷墟的甲骨文卜辞、马王堆汉墓帛书、甘肃武威医简、龙门石窟医方、敦煌写卷等等。

由于各种原因,古籍在流传和抄写的过程中会出现散佚、遗漏和错误,古汉语在音、形、义等方面的发展和演化,也会形成与现代汉语的差别,而这些因素都给后人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准确理解古籍的障碍,所以很多学者运用训诂学、校勘学的方法对中医药古籍进行深入研究,才使得数千年的中医药文化得以较为完整的保留和传承。 汉语言文字与中医药的思维方法也颇有相通之处。

传统中医的思维方法以形象思维、取象比类、具象与抽象相结合为主要特征,而这也正是汉字的特点。

所以,通过汉语的学习,对培养中医思维方法也会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因此,在现代高等教育中,有一门比较特殊的课程——医古文,其目的就在于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