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铸《小重山》全诗赏析

贺铸《小重山》全诗赏析

花院深疑无路通。

碧纱窗影下,玉芙蓉。

当时偏恨五更钟。 分携处,斜月小帘栊。 楚梦冷沈踪。

一双金缕枕,半床空。

画桥临水凤城东。 楼前柳,憔悴几秋风。

作品赏析【注释】:此词抒写情侣离别相思的情怀。 词中于上片虚而若实,写梦中相会;下片实中有虚,写梦回凄凉。

全词通过叙写别后经年。 相思成梦。

梦回凄凉的真实情景,从设想和现实两方面表出了主人公对爱人的诚挚深情。 整首词化景物为情思,语弥淡而情弥深,读来别有一番风味。 上片起首一句,“疑”字用得极妙。

这个“疑”,不仅写出男主人公之“疑”而且表明是梦中之“疑”。

相别日久,朝思暮想,以致因情生幻,“灵魂出窍”,在梦中跋涉千里,来到了过去曾经和心上人欢会的旧地。 夜阑人静,月明星稀,看着那花木繁茂,曲折幽深的花园,不禁心生疑虑,种种忐忑不安的测度借“疑无路通”表现出来,写得迷离惝恍。

碧纱句,重点在“芙蓉”上。 《西京杂记》卷二说卓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以后有“芙蓉如面柳如眉”(《长恨歌》)、“强整娇姿临宝镜,小池一朵芙蓉”(李珣《临江仙》)等句,都是以“芙蓉”来喻美人,此处袭用前人的这种用法。

在“芙蓉”之上加以“玉”字,前面又限以“碧纱窗影下”之绝美环境,真是形神俱现,呼之欲出。 主人公拂柳穿花,孑孑前行,刚刚绕过那幽雅的回廊,已经看到心上人伫立在如梦如幻的朦胧碧纱窗影下,似玉琢芙蓉,嬝嬝婷婷,顾盼生辉,笑颜以待。

“当时”句写良夜何其,欢娱很短,正当两人意惬情浓、热烈缠绵之际,东方已白,晓钟发动,这怎能不使人产生“偏恨”的感慨呢!冠以“当时”二字,应是既指今梦,亦指昔时,动荡变幻之中,虚实莫变。

“分携”句谓在晓钟的声声催促之下,两人在户外执手依依,洒泪相别,那清冷的月光斜照在帘栊之上,更增添了别离的痛苦和感伤。 换头一句承上启下,由虚入实。

用宋玉《高唐赋》梦怀王与神女在梦中相会之典,故以“楚梦”借指上片的情事。

蓦然惊觉,梦冷踪沉,残月残烛,空虚寂寞。 眼前精心绣制的金缕双枕,反衬出主人公此时的孤独;身边空荡荡的半床鸳被,更使他黯然销魂。

这两句是全词的词眼结拍两句,又化实为虚,从对面写起。

“凤城”,即京城,男主人公这时正远在天涯,而他所恋的女子却远在京城东边一角。 由上句的“双枕”、“半床”,很自然地联想起对方对自己的思念。

词人以楼前杨柳几度秋风、几度凋零来暗示女方的失望和憔悴,赋情于物,亦物亦人,更得含蓄蕴藉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