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亏损十五亿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第344章 亏损十五亿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其实也不是多大的事,就是和一个叫叶景诚的人发生矛盾,这个外地人很不知好歹,冤枉大哥占一个女星的便宜,大哥还被他打了一拳。

最后黄大少过来找大哥,说今天帮他讨回这个面子……”王永祥毫不在意的说着。

只是话语未完,愤怒当前的王泳庆直接给了这个儿子一巴掌,呵斥道:“你个早死儿,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跟黄任钟这种人走在一起,什么时候你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平时就是对你们太娇纵,做事的能力没培养出来,闯祸的能力越来越厉害。 现在一口一句外地人,你有没有查清楚对方的背景,你们是不是要气死我才安心?”王泳庆越说越难听,王文洋只好劝道:“阿爸,你先不要生气,这件事不一定跟他有关。

”“不关他的事?你还以为事情是巧合?你们昨晚和对方发生争执,今天公司就被人狙击。 人家是看不上你们两个败家仔,直接敲竹杠敲到你们老爸的头上啊!还说不关他的事。

”别看王泳庆六十多的高龄,骂起人来还是底气十足,直接喷得两兄弟一脸屁。

有没有可能一件事真的那么凑巧,公司被人狙击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两兄弟得罪了一个姓叶的,隔日又有一个姓叶的和这件事有关。

傻子都知道两者之间肯定有关系,他这两个儿子是不是连傻子都不如?如果只是私人的恩怨,王泳庆还没有那么大火气,甚至解决问题的时候,还会护短偏向两兄弟。

但是对方现在针对的是一家并不完全属于他的公司,当年他从台塑前身‘福懋’的创办人手中,既永丰余何家吃下大多数的股权。

靠的完全是‘趁你病要你命’的手段,何家不可能不记恨他。 因为当时大股东何义在岛国病逝,‘福懋’投产pvc卖不出去,搞到大股东们纷纷退股,王泳庆才有机会借力打力,趁机压低公司价值并进行吞噬。

即使现在永丰余何家占有的股权不及自己一半,但是对方若果和其他股东联合,未尝没有扳倒他的机会。

特别让他们知道这件事因王家而起,何家肯定会以重大的出错来抨击王家。

到时候‘台塑’易不易主是其次,王家在董事会的发言权绝对会被削弱。

如果只是一个何家,王泳庆还有信心去对付。 但是他们之间还夹着一个张清来,这个人就是一个典型的搅屎棍,他不怕事大,怕的只是无利可图。 要打发这样一个人,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个人看起来属于毫无大志,不愿意参入任何的纷争,实则他的贪婪比谁都要强。 “阿爸,我知道你怕公司的董事借题发挥。

”这个时候,王文祥傻又傻不完,口口声声说道:“那个姓叶的我看他也没什么大本事,大不了我们把他当乞丐打发了。

”“没什么本事!?还当他乞丐打发?”王泳庆笑了,是被气得发笑。

说道:“没什么本事就能让我们公司损失了30%的价值,如果他有本事的话,公司岂不是要被他全面收购?还要是用我们自己的钱,你不觉得这样很可笑?”“下次说话之前经一下脑子,如果这都叫没本事,我宁愿你们两兄弟都这么没本事。 你知不知道30%股权是多少钱?至少十五亿的台币!如果你不是我王永庆的儿子,靠你自己几辈子都赚不来这笔钱。

公司要聚拢这么大一笔资金,至少也要两年的营业额。

”“现在因为你们在酒会一件小事,害到你老爸我被人当成水鱼,想怎么按就怎么按啊。

”王泳庆终究上了年龄,骂了两兄弟已通知后,开始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阿爸,我们也是无心之失,现在要怎么公司解决困局?”王文洋承认错误道。

闻言,王泳庆火气也稍微降了下来,王文洋终究是他最看好的继承人,在识时务方面还是可取的。 “马上约那个人出来,和对方赔礼道歉。

这件事要是迟了,等他对台塑有进一步计划,你们两兄弟就打定主意去乞食吧。

”台塑是王泳庆目前最大的依赖,如果他失去绝对的掌控权。

虽然不至于真的要去乞食,不过无论他个人还是家族,在商界的地位肯定会一落千丈。

他就不明白其他人生个儿子,是替他们担当部分的责任。

而他生的几个不肖子,一个个闯了祸还是他来擦屁股,难道他的血统真的有那么不堪吗?“我去找人打听,看怎么能联系上他。

”王文洋低着头走出办公室,没有一个人看到他的表情变化。 ……还是证交所,尽管已经收市大半个小时,现场还是一片喜庆声。 “哈哈哈……发财了这次。 ”只见一个粗狂的中年男人,背着的小麻包填满一沓沓钞票,不止如此,他身上的每一个口袋也塞得鼓鼓,用暴发户来形容最好不过。

“老哥,你赚了多少啊?”一个戴金丝眼睛的白领上来搭话,而且没有半点觊觎对方钱财的意思,有的只是羡慕和妒忌。 因为他身上用来装文件的公文包,已经被他清空并用来装满现钞。

“也没多少,赚了六十多个吧。 ”换在平时,他绝对不会搭理这种斯文败类。

不过今天心情愉悦,他还巴不得有人跟他分享快乐。 “唉,你就好啦。 我中途才被朋友叫过来,又没有带多少钱过来,总共才赚了三十多个。 ”白领这声叹气,可听不出有没有半点的遗憾。 他甚至在庆幸自己来到这里,不然他现在还得乖乖回去上一份月薪六千的工作。 现在?三十多万足够他自主创业了。

“哈哈哈,没关系,还有机会的。

”说完,中年男人唏嘘道:“只是我也没想到,炒股票可以这么赚钱,早知道以前就应该接触这一行,哪里还用去跟那些古惑仔称兄道弟。

”明显,这个中年男人是有社团的出身。 意会过来的白领不单没疏远他,反而以一副志同道合的口吻说道:“大哥你也有入行的想法?这样我们以后可以多些交流,小弟也打算入这一行。 ”白领伸出友谊之后,马上得到对方认同,中年男人握手道:“好好好,以后我们可以互相参考意见。

”正当各个股民互相交流时,一伙人从证交所门口冲了进来,其中有几个还穿着军装,带头的朝众人吼道:“姓叶的在不在这里!?”众人为之一愣,被围在中间的叶景诚,笑眯眯问吕秀绫道:“小妞,会吹指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