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老宅——原汁原味的曾经

余秋雨老宅——原汁原味的曾经

  在我和大叔聊天的时候,我问他是不是为家族出这样一位大作家而骄傲,他就非常激动,越发给我讲各种事情,一再提到《借我一生》里面有提到他一家的名字。 我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有篇文章,余秋雨有提到过家乡的堂弟一家。

我说余秋雨应该是全村甚至是宁波的骄傲吧。

他只是摇摇头,说当地的老百姓都不太相信这些,大家只是自己过自己的生活。 我想想也是,尽管余秋雨在文化上有非常大的成就,外面的人都知道,可是家乡人们还是非常麻木,毕竟余秋雨不是最有钱的,而在当代社会似乎谁有钱谁就伟大。

从大叔眼中有看到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好像众人不懂那是他们自己的事。 当我提到我非常喜欢余秋雨先生的时候,他就自然而然把我当成了知音。 我只是用心去倾听,对于他来说,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听他讲他的光荣,重要的是我懂他在讲什么。

简简单单的一次旅行,或者说根本就不算旅行,它开始带给我一些意外的收获了。   大叔的生活显然是窘迫的,因为生活窘迫的人才会那样在乎别人的赞赏。

可能是离余秋雨本家还是有一点点远的,他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堂兄弟,只是有一点点血缘关系。

大叔反复讲到,虽然是亲戚,但是也没用。 显然可以看出某种情绪的。 大叔希望能借这样一层关系来改善生活,可是他又有点无奈,而这份荣耀所带给他的已经足够让他知足了。

  大叔和余秋雨相差20几岁,应该说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一起真正生活过,余秋雨在30多岁的时候已经是上海戏剧学院的校长了,而当时大叔还是一个乡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