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卷一 魏书一 武帝纪第一(2)

《三国志》卷一 魏书一 武帝纪第一(2)

  光和末,黄巾起。 拜骑都尉,讨颍川贼。

迁为济南相,国有十馀县,长吏多阿附贵戚,赃污狼藉,於是奏免其八;禁断淫祀,奸宄逃窜,郡界肃然。

【魏书曰:长吏受取贪饕,依倚贵势,历前相不见举;闻太祖至,咸皆举免,小大震怖,奸宄遁逃,窜入他郡。 政教大行,一郡清平。 初,城阳景王刘章以有功於汉,故其国为立祠,青州诸郡转相仿效,济南尤盛,至六百馀祠。 贾人或假二千石舆服导从作倡乐,奢侈日甚,民坐贫穷,历世长吏无敢禁绝者。

太祖到,皆毁坏祠屋,止绝官吏民不得祠祀。 及至秉政,遂除奸邪鬼神之事,世之淫祀由此遂绝。

】久之,徵还为东郡太守;不就,称疾归乡里。 【魏书曰:於是权臣专朝,贵戚横恣。

太祖不能违道取容。 数数干忤,恐为家祸,遂乞留宿卫。 拜议郎,常讬疾病,辄告归乡里;筑室城外,春夏习读书传,秋冬弋猎,以自娱乐。 】  顷之,冀州刺史王芬、南阳许攸、沛国周旌等连结豪杰,谋废灵帝,立合肥侯,以告太祖,太祖拒之。

芬等遂败。

【司马彪九州春秋曰:於是陈蕃子逸与术士平原襄楷会于芬坐,楷曰:天文不利宦者,黄门、常侍真族灭矣。 逸喜。 芬曰:若然者,芬愿驱除。

於是与攸等结谋。 灵帝欲北巡河间旧宅,芬等谋因此作难,上书言黑山贼攻劫郡县,求得起兵。

会北方有赤气,东西竟天,太史上言当有阴谋,不宜北行,帝乃止。

敕芬罢兵,俄而徵之。 芬惧,自杀。

魏书载太祖拒芬辞曰:夫废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 古人有权成败、计轻重而行之者,伊尹、霍光是也。

伊尹怀至忠之诚,据宰臣之势,处官司之上,故进退废置,计从事立。

及至霍光受讬国之任,藉宗臣之位,内因太后秉政之重,外有群卿同欲之势,昌邑即位日浅,未有贵宠,朝乏谠臣,议出密近,故计行如转圜,事成如摧朽。

今诸君徒见曩者之易,未睹当今之难。

诸君自度,结众连党,何若七国?合肥之贵,孰若吴、楚?而造作非常,欲望必克,不亦危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