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辣,请再来一顿重庆火锅吧! 传统节日端午作文

痛定思辣,请再来一顿重庆火锅吧! 传统节日端午作文

  曹小优上海最世签约  定居日本,于东京。

供职于VOGUEJAPAN。   已出版:《你看见我了吗?》  痛定思辣  文/曹小优  二十代的大半都是在日本度过,那些的,被称为最好的。

东京的和它的度成正比,而每当人有人问我这里的生活了吗,我的在“不习惯”和“习惯”之间保持右倾。

  各国的料理,营业的便利店,电车的像仲夏的星盘,你所能想到的生活的,几乎都在这座得到决。

可以常常来,可以再结交,可以这里找。

充沛的生活和伸手可得的,已经渐渐稀释了我对的。 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是家乡无法取代。

  我适应了24说日语的,适应了线路的,适应了和人说话时点头,也不知不觉地和这里的得。 我的和了的,的,的,打量世界的,都渐渐被这座城市地溶解吞噬和重塑。   然而唯一无法改变的却有一件。

那便是习惯。 山城雾都出生的我,打从记事起,便成了那红得的植蔬的俘虏,上见不到,吃不到让舌根卷起的麻辣味,就会打不起。

  这里的有鲜嫩的生鱼片,这里有汤头的拉面,这里有的怀石料理,还有你想吃便会有的世界各国料理,除了意法美英泰韩,当然也有北欧,甚至以色列。 唯一没有的,却是家乡的。   日式火锅汤头,单味汤底,偶尔沾生。

时蔬和肉类经过长的熬煮,窜到汤底,最后用乌冬面或收尾,把汤汁吸得干净,一滴不剩,像极了日本人节制又内敛的。

日式火锅起来,里便能买到各式火锅汤底,以及鱼肉搭配完好的火锅拼盘。 因为暖和方便,也是冬天餐桌上的常客。

  然而这样的火锅,哪里能称得上“火锅”呢。   “火锅”二字,在我心中承接的永远是重庆火锅。

石桌石凳石锅,麻油油碟里加蒜泥和陈醋,待锅里的牛油熬化,和花椒的随着水蒸气浸进你的眼耳口鼻,下菜。

  要先放,因为吸味,且荤菜败汤。 毛肚鸭肠是的搭档,吃的是鲜嫩,要用一片片夹着烫。 待到毛肚卷边,而鸭肠翘起麻花辫,便是食用。 沾一下蒜泥陈醋麻油碟放入口中,浓郁的牛油香,辣椒香,花椒香,麻油香在嘴里唱起协奏曲——味蕾没有何时比此刻更。 嫩肉片,莲藕,粉,豆皮,泥鳅,鳝鱼,金针菇,片……食材排好队,随筷子的推赶不断做着跳水,跳进那鲜红的滚烫的,佐料们齐声大合唱的火锅里。   山城雾都重庆,位于四川盆地,又是山地地形。

大,寒气重。 火锅驱寒,排湿,且能加快,中,和家人去火锅店保持着每周一到两次的,除此之外,每逢,朋友,毕业散伙饭……一切关于团聚的,的,大家都围着这红彤彤的,永远沸腾着的锅坐在一起,,不停用擦脸,也没人分得清是,还是,哪怕吃完这顿饭,大家便不会再相聚。   还记得出发去日本的前一天,在火锅店为我送别。

和的聚会一模的,大家嘻嘻哈哈地开着,谁也没有想过这一别会是多久。

这样的得像已经雕琢成了我里的一段固有记忆,仿佛我不去碰,它便会永远在那里。

  吃完之后,我和小婧坐在回家的上,谁也没有说。 我悄悄地把头靠过去,却被她一把推开说,“走开,一股火锅味。

”我说,“你不也一样!”互相闻了闻彼此的和,然后摇下,在满江里放声地笑。

车奔驰在笔直又的上,很远的远方,有一些闪亮的光,像。   去日本之后,我和小婧的越来越少。

我在他乡,,而她开了的公司,很快地生子。 回国的,她开车来接我去火锅店,餐桌旁放着的车,我想和她说一些在日本的生活,比如吃不到酸辣粉太了,或是还是小面好,然而她却已经无法像从前一样,隔着一口沸腾的锅,在缭绕的后,一边大口吃着,一边大声我。 她哄完啼哭的儿子,转问,“你刚才说什么?”我摇了摇头,把夹起来的放到她空空的油碟里。   回来的第一餐是火锅,而离别前的最后一餐也是火锅。

其实还有更多别的。

再次回到家乡,购物,食街里已经有了各种新出的餐饮,然而底味仍然逃不过麻辣鲜香。 一切看上去都变了啊,但一切在我心里也应该从未变过吧。

  每次来东京都会给我捎来一大堆火锅底料,或是自制的辣椒油,豆瓣酱,泡姜泡椒泡酸菜。

没有人对于重庆人的餐桌来说,它们是多么的。 而父母走后,我便守着那几罐一勺一勺地慢慢吃,有多,就有多不想不被吃掉。

  你是你所读之书,你是你所食之物。   了那座空气里飞腾着辣椒的城市,来到内敛的岛国,却没有改变。

无论是室里的论题争论,还是在公司的,直接或暴烈的总是忍不住展现。 而吃辣椒长大的性格却意外受到吃生鱼片长大的的青睐,大概是,。   后来,我也在东京找到了重庆人开的火锅,池袋新开的捞,哪怕在重庆人眼里压根算不上正宗火锅,也耐着去排了两小时的长队;生日时身边的日本朋友送我了各地的辣椒粉;家里的餐桌上,每餐必有一品是辣的。

朋友说,想吃辣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叫上我。   恍恍间,想起了刚来日本的那个秋天。 我缩在里,拨通了小婧的。

电话那头的她,和往常一样响。   “你怎么啦?长途呐!”  “你在干什么呀?”  “和她们在吃火锅!你呢?吃啥啦?日本的多吧?”  “多啊,有拉面,有生鱼片,还有蛋包饭啊,咖喱饭……”  “是吗。 那你要多吃点。

”  “嗯……”我匆匆挂了电话。 翻开里的,一张一张翻看过去的。

送别会那天,大家都把头埋在碗里,或者做着鬼脸。

真脏啊,可大家却吃得那么欢,没人在意的,没人大家红红,和脸上的,是因为辣,还是因为泪。   一会儿收到小婧的说“你没事吧?”  “没事。 想吃火锅了。

”  我回她说,然后关掉了手机。   你是你所食之物,所食之物是。   酸、甜、苦,辣。 辣在最后,我最,所以算是吃过苦后,上天赠予的。

而却唯有辣,牵动的并非是人的味觉,而是痛觉神经。

  虽然不知道,让左的,是辣椒,是小婧,还是那座城。   选自《风象痛定思辣》  于  {今日话题}分享你与火锅的记忆吧新文艺最ID:zuinovel  长按左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