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替婚宠妻》第一章 劈腿的男友

《总裁的替婚宠妻》第一章 劈腿的男友

KTV的包厢外,厕所的门口。 哗啦一声,一桶水把白落从头淋到脚。 冰冷的水浇凉了白落炙热的心,她震惊地呆愣在原地,看着眼前跟她相恋了四年的男友,第一次觉得他的面孔如此的陌生。 她身子颤了颤,不可置信地朝他踏出了一步,他却十分厌弃般地退了一步,“站住,谁让你靠上来的?”白落眼里划过不可思议,明明在昨天之前,许明松还对她呵护有加,怎么就一个晚上而已,就这样了?白落嘴颤了颤,最后还是看向许明松身后娇怯地拿着水桶直笑的女孩子。 白落目光一闪,那女孩子哐当一下扔掉水桶,手臂缠上了许明松的手,小鸟依人,“明松,还跟她废话那么多吗?直接告诉她不就好了。 ”“白落,我直接告诉你吧,我和碧儿已经交往两年了,只有你才察觉不出来,蠢得要死,还要问为什么,你拍一拍你自己的脑袋,看看进水了没有吧,蠢货。 ”许明松瞥了白落一眼,嘴角扬起拉着周碧儿的手便要从白落身边走过。 “你别走,你骗我的是吗?明明昨天你还见了我的父亲,你不是说商量结婚的事情吗?”白落心里一抽一抽地痛,浑身湿透的冰冷甚至比不上心里的寒。 她想起昨晚的一幕幕,她父亲把许明松叫了过去说是有事商量,可是出来之后她问许明松,他却什么都不肯说,只说是商量结婚的事情。 “松开好吗?别死皮赖脸的,我早跟明松在一起了,明松早不喜欢你了,只不过顾着你们家的脸面才不说,识相的赶紧滚开!”周碧儿看着柔柔弱弱的,一把推白落的时候却力气极大,白落一下子撞到走廊的柜子的尖角上,一下子疼的白落冷汗直冒。

白落痛苦地冷笑,什么顾着她的脸面才不跟她分手,这敢情脚踏两条船还是做了好事了。 她其实一直知道周碧儿这号人物,只是以前问起的时候,许明松都说是从小玩到大的表妹,她也就没多想。

谁知道,这表妹表着表着就表到一块去了,多讽刺。 “别跟这泼妇纠缠,走吧碧儿。 ”许明松冷漠而嘲讽地瞥了白落一眼,迈步便走。 白落捂着腰侧,心里燃起浓烈的不甘心。

她四年的青春都喂了狗吗?她咬牙要追上去问个清楚,却没看见迎面而来的高大男人。

撞击突如其来。

白落猛地窜进男人的怀中,撞了个晕乎,她惊讶地啊了一声,一抬眼却撞入一双冰凉得如同冰川一般的瞳孔之中。

她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却被眼前男人的目光吓到了,冷漠的,厌恶的,甚至仿佛不属于人类情感的眸子,正静静地注视着她。

她目光微顿,看着他好看但冷漠的眉眼,轮廓分明的脸庞,一时有些看呆了,完全忘了自己的狼狈模样。

男人喉结轻轻动了一下,他伸手提起白落的后衣领,拉离了他的怀中。 他皱眉看着胸前的衬衫被白落身上的水沾湿,“小姐,你弄湿了我的衣服。

”“对不起!”白落瞬间被他冰冷的声音拉回了神,她看着即将走远的许明松和周碧儿,心里顿时一急,迈腿就想追出去。 然而才窜出去一步,便被人猛地拉住了胳膊,白落惊慌失措地回头,落入男人皱起的眉眼之中。 他安静地看着她,白落心里咯噔一声,瞬间有种被危险人物盯上的感觉,他嘴唇轻启,“你打算逃跑吗?女人。

”“不……不是的,我会赔给你的,但是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白落回头一瞥,看见那对男女已经出了KTV的大门,消失无踪了。

白落的大脑一片空白,顾不得其他,一把推开了男人的手。 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算推开了,她撒腿奔了出去,带着一腔不管不顾的执念,只想要一个说法,甚至没注意到身后男人那复杂而玩味的目光。 沈景之的电话响起,他收回注视的目光,接了电话,手机里弟弟玩世不恭的声音响起,但这次却分明还是有些不同的,“哥,有件事情要拜托你。

”“说。 ”沈景之言简意赅。 “白家那边又拿那什么指腹为婚说事了,爸已经答应了白家,让我跟白家的那个女儿结婚,你帮我顶了吧。 ”沈延之有些慵懒,但此时还是忍不住屏住呼吸听自己哥哥的反应。

要他结婚然后被家里人管三管四的,他实在是接受不了,所以想着,虽然指腹为婚的是他,但白家无非是要一个沈家的人而已,是他还是他哥哥白家肯定不介意。 “条件。 ”沈景之眯了眯眼,他想起沈家的条件,只有结了婚的人才有条件继承家产。 “我放弃继承权,我就是一个花天酒地的人,生意的事情不适合我。 “沈延之清清爽爽地说出口。 他自然明白他放弃的是何其庞大的一份资产,但是他的确对生意毫不感兴趣。 要他坐在办公室上朝九晚五,他更愿意拿着他的那份零花钱出去品尝他的大千世界还有热情的女郎。 “成交。 ”沈景之没有感情起伏地开口,下一秒就挂掉了电话。 ……白落追出去,却只能看着两人开着车扬长而去。

她湿答答地站在马路边上,路人纷纷给她投去或打量或嘲笑的目光,但是这一切白落都已经没有心思顾及了。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白家,刚刚进门却看见白家几个长辈严阵以待地坐在大厅里,她一进门,便给她投去莫名的目光。 那是打量一种可以用来交换的货物的目光,麻木毫无感情,仿佛站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而是一件货物罢了。 白落看着这个场面,心中一跳,预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低下头轻声给长辈打招呼,然后便急急地打算回自己的房间。 “落落啊!”白落的父亲白元远以非常和蔼的生意叫停了白落的脚步。 白落低着头看过去,白元原亲和地笑了一下,眼里却毫无波澜:“怎么弄的这么湿?”“不小心弄到了。 ”白落不想多说什么。

她悄悄看了父亲一眼,想从他眼里看出来许明松的事情他是否知情,但完全看不出什么端倪。

白元远显然也不想搞清楚白落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只是微微一颔首,继续说:“这样,你应该一直都知道,我们家跟沈家有姻亲关系,你和他们家的幺儿是指腹为婚的,我刚刚已经跟沈家取得了联系,他们的确也有意让你嫁进门,你准备准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