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祖屋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第517章 祖屋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最终,叶景诚没有选择在南湾别墅过夜。

虽然,别墅中并不是没有人能服侍他,比如早生过关系的武田久美子和有森也实,春心萌动的温璧霞,还有对他这位姐夫带有几分情愫的中森明穗。 但是这几个小女孩,对他来说真的太过青涩。 不是说下不了手,而是觉得少了几分味道。 所以在陪同几个吵吵闹闹的少女吃完宵夜,叶景诚便回到处于浅水湾的别墅。 这栋别墅并不是他之前购入的那一栋,之前那栋不管是面积还是性价比,都远比不上如今这栋浅水湾的楼王。

单是一万八千尺面积的价值体现,已经堪比中心区域的商业大厦。

换在几个月前,叶景诚即使有钱都绝对没希望入手。

因为除了它本身高达十亿的价值,还是处于浅水湾别墅区的中心点。

可以说购入了这栋别墅的某种意义上,身份同样是凌驾于居住在周边的富豪之上。

毕竟是个人都有个攀比的心理,即使上位者也不例外。

相反上位者站的位置越高,越会注重自己在各方面的门面,就是表现得明不明显而已。

也是机缘巧合,这栋别墅的原主人华懋集团的主席王德辉,在这一次金融危机同样蒙受不小的损失,急需向银行套现一大笔资金来进行周转。 不得已的情况下才把别墅转让了给叶景诚,以此作为潜龙银行帮助他抽调资金的条件。 说起这个黄德辉也是个有故事的人,故事并不是说他的人生有多传奇,而是他在未来的下场和结局。 他的结局是遭到匪徒的绑架,但下场并不是遭受撕票,而是下落不明了近十年的时间,才被高等法庭宣布他在法律上已经死亡。 其实港岛的富豪遭到绑架并不是个案,就拿贼王张自强来说,他就先后绑架过李嘉成的长子,时下香港第二富豪之称的郭炳湘,甚至后来打何红燊的主意。 不过张自强还算是盗亦有道的一类匪徒,往往得到赎金就会将人质安全送回去,也证明他是一个身在其中的聪明人。 如果他撕票一来容易留下证据和手尾,警局方面一定会拍足人手盯紧他。 二来如果只是用付赎金换取人质安全,人质的家人还会顾全面子选择息事宁人,但若果人质遭到不测,那他同样会迎来人质家人的疯狂报复。 别忘记对方既然给得起赎金,同样出得起钱下一张江湖追杀令。 做得这个行当,张自强自然是那类不要命的人。

但是如今赎金拿到手,那肯定要让自己有几年享受的时间,所以这种不能够做得太尽。 说回王德辉,或者这个名字知道的人并不多,但是要说他的妻子龚茹心,相信知道的人肯定不在少数。 其实黄德辉不止一次被人绑架,第一次是1983年,拿到钱被安全放了回来。

第二次是199o年,这一次直接让他消失了。

所以对于黄德辉被绑架的事,有矛头直指他的妻子龚心如。 因为事件当中有太多的证据,证明是她作为幕后接应人,或者说是她趋势贼匪绑架黄德辉。

先是龚茹心给王德辉戴绿帽子,就说明她最起码不是什么好女人。

其次是王德辉就算立下遗嘱将家产转给她,也不可能不照顾自己的父母和家人。

而龚茹心为了王德辉港币4oo亿遗产,足足打了8年诉讼才从前者父母手中抢了过来。

还有龚茹心之所以打扮的那么搞笑,是因为她想得到精神的解脱,类似联邦调查局的一种犯罪心理学。 而且她曾经说过黄德辉是一个很小气的人,正常来说商人本身就是逐利,黄德辉小气可以说是人之常情。

而且龚茹心作为列入豪门的富太,也不应该说这些不知轻重的事。

何况她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小气的人,只是到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大方,有人说她之所以做慈善,是因为她想让别人替自己赎罪,也是为了替自己赎罪。

这一些都是叶景诚在原时空道听途学,他本身没接触这对夫妇也不好说些什么。

不过对于龚茹心这个女人他倒是有些看法,且不论她是不是真的涉及黄德辉被绑架的事,但是从这个女人各方面能力的表现,就知道她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应付的女人。 抛开两人的事不谈,叶景诚打量这栋经过重新装修的三层别墅,环境背山面海,按风水学来说,则是紫气东来的格局。

别墅的主体只占了整块用地的三分之一,另外还设外立面、前院、后院、平台等。

配置一个露天游泳池以及网球场。 虽然叶景诚平时不是太信奉风水,认为一个人成功与否,最重要的还是他如何付之行动。 但是有时候意头这种事,或者真的能成为一个人奋斗的动力。

比如他现在占了这处风水宝地,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凌驾于周边的富豪。 但实际财产上未必比得过那些富豪。 为了让这个不是事实的事实,成为一个真的事实,或者他就会努力去改变一切,在事业上更加的上心,让自己变得实际名归。

而且这栋别墅也让叶景诚下了一个决定,就是将它作为日后叶氏家族的祖屋。

此前的他只能算作无根浮萍,从最初寄人篱下的板间房,到自己有能力租的出租屋,购买的公寓住房、第一栋小别墅、同样在浅水湾的豪华别墅。

到现在,这栋别墅已然是港岛最顶级的楼房,他也不需要再挑三拣四,是时候彻底落地生根了。 就是这间祖屋,迟早会迎来它的女主人。 对叶景诚来说,倒是一个比较头疼的问题。

怎么把自己的女人安排进来,而又不让她们彼此间产生矛盾呢?当然他如果用强硬的姿态去镇压这些事,这些女人在他面前怎么不服也会老老实实。

但他需要考虑这种处理方法,会产生怎么样的后果。

就是万一他不在场,到时候这些女人肯定是谁也不服谁,加上他之前强硬的镇压,一个个积压一肚子怨气,到时候岂不是要吵翻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