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黄汤合柴葛解肌汤治疗高热、寒战一案 语文赏析句子答题技巧

	麻黄汤合柴葛解肌汤治疗高热、寒战一案 语文赏析句子答题技巧

患者李某,男,45岁,因“发热、气促1天”于2013-07-25-22:35急诊入院。

既往有2型糖尿病、高血压病3级病史;8年前有“胫腓骨骨折”,因愈合欠佳4次行手术治疗。

1天前患者受凉后出现恶寒、发热、寒战,最高体温达℃,伴有后胸背部冷痛,无汗,有阵发性气促、心悸、呼吸不畅,偶有头痛,无明显咽痛、咳嗽咯痰、腹泻、尿频尿急等不适,在家测血糖为HI,自服药物(不详)及注射胰岛素,至我院急诊就诊,收入院。

入院时查体:℃,P130次/分,R20次/分,BP140/94mmHg,皮肤无潮红及焦痂,咽稍充血,扁桃体II度肿大,扁桃体不红、无脓点。 双肺呼吸音粗,未闻及干湿罗音;心率130次/分,律齐,未闻及病理性杂音。

腹部及神经系统体征阴性。

入院后急查血糖/l,血酮体阳性,血常规、心肌酶、胸片未见异常;风湿三项:/l;血沉15mm/h;心电图窦性心动过速。 诊断:型糖尿病糖尿病酮症2.发热查因3.高血压病3级4.胫腓骨陈旧性骨折。

给予头孢呋辛静滴抗感染、补液、胰岛素降糖治疗。 26日凌晨3点发热,℃,值班医师给予奥尔芬75mg肌注后体温下降至正常,未予中药治疗。 26日下午再次出现发热、寒战,℃,改头孢呋辛为头孢他定、加用左氧氟沙星静滴抗感染,并给予奥尔芬75mg肌注,患者体温逐渐下降至正常。

27日凌晨2点再次发热至℃,伴寒战,行血培养,给予奥尔芬肌注,体温下降至正常。 27日查房,10:30再次发热至℃,寒战,畏风寒,后背发冷感,全身酸痛,无汗,轻微头痛及咽部不适,无明显鼻塞流涕、咳嗽咯痰等,舌暗淡苔白微腻,脉数,患者情绪低落,觉自己快不行了,其太太亦哭诉。 未用退热西药,中药予麻黄汤合柴葛解肌汤加减:麻黄15g(后下),桂枝10g,柴胡30g,葛根60g,白芍15g,生姜15g,黄芩20g,法夏20g,石膏60g(包煎),羌活15g,甘草5g。 ×3剂,每剂煎成2小袋,急煎,下午取回中药,服用1袋后体温仍有℃,嘱晚餐前及睡前分别再饮1袋,服药后盖被,发汗,睡前体温降至38℃。

28日晨体温降至℃,抽血复查血常规:白细胞/l,NEUT%%;血沉80mm/h;/l;降钙素原/ml;咽试子、外斐、肥达试验、HIV阴性。

28日上午服用中药2小袋,28日中午开始体温降至36℃,体温未再波动。

患者无再发热、畏寒、背冷痛等不适,大便干,舌暗淡苔白厚腻,脉沉。

29日开始予三仁汤合竹叶石膏汤加减,薏苡仁30g、白蔻仁15g、杏仁12g、厚朴15g、通草12g、淡竹叶15g、法夏20g、枳实20g、石膏50g(先煎)、麦门冬30g、番白草15g、火麻仁30g,×4剂。 诸证消失。

诊断考虑急性咽炎,入院后患者反复高热、寒战,值班医师多次应用退热药物奥尔芬肌注,热暂退,掩盖病情,入院第二天未用中药治疗,直至第三天查房后才予中药治疗。

患者高热,寒战,恶风寒,无汗,后背冷痛,全身酸痛,风寒束表之象,用麻黄汤疏风解表。 柴葛解肌汤亦解表解肌。 在论坛里,多次看到用麻黄汤,小柴胡汤,葛根汤治疗高热案例,疗效均佳,甚至一剂中药即热退,疗效远远好于高级抗生素及退热西药。

可见外感热病,风寒束表者,不要吝啬解表药物的使用,风邪在表,也宜从表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