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菜花开,叶片,小小,情感故事,秋水寒星(阿诺)著,经典文章,逐渐,黄花,女流文学网

苦菜花开,叶片,小小,情感故事,秋水寒星(阿诺)著,经典文章,逐渐,黄花,女流文学网

教学楼的后面有一块很大的空地,本来这里是一片杨树林,横成列,竖成排。

因为要盖两座新的教学楼,这片杨树林便被早早的被刨掘一空,又因为变故被闲置了三年。 春天,野菜丛生,野花遍地;夏天,这里野草疯长,杂草团生;秋天,这里蒿草一片,七高八低,冬天,这里荒草一地,衰草连天。

经过一冬的风吹雪压和春雨的润酥,那衰草便逐渐变软萎缩,仆倒一地,枯枝一片。

今年春天,阳春三月,春和景明,阳光煦暖,一场春雨后,在一片荒草之下,早早地钻出了一些嫩绿的菜芽,慢慢地便在那层铺地的枯草之间挤出了绿绿的嫩芽,一开始那绿绿的菜芽,细小如蚂蚁,后来便稀稀落落地穿出于一片片的枯草之中,再后来便有一些蒲公英早早地钻出,开着黄艳艳的花儿,星星点点地点缀在春荒之中,格外吸引人的眼目,还有一些嫩绿的去去芽,也集中在个别的一隅。

挤在荒草之间的还有一些苦菜,逐渐长大成棵成团,从根部增生出一片片细小的叶片,叶片增多成簇,这一团团,一簇簇的苦菜,逐渐漫出荒草,遮住了整片的枯黄,还有一些分叉爬秧的芙子苗和猪草秧,夹杂在其中,于是整片荒地便被绿色遮盖,只有小块的碱地,稍有空旷,绿芽稀少,此时挖一些苦菜,用热水一淖,用凉水一浸,沥干,掺上盐醋蒜,用香油一拌,清香可口,败火消炎,或者煮一碗粥,撒一把苦菜叶,新菜的清香伴着玉米的馨香便会溢满整个的灶房。

四月,南风一夜吹千里。 绿柳飘絮,杨树脱绒,蛙鼓阵阵,河水清清,满世界一片绿色。 风清气明,风和日丽。

中旬之后,杨树树叶拍手成形,渐出浓荫之时,在那满地的一片绿色之上便出现了一些黄灿灿的小花,一个个地欢快地漾动着小脑袋,睁着黄灿灿地眼,似在凝眸含笑,这时人们才发现在那枯枝衰草之上,长着一团团,一簇簇的苦菜,苦菜中间长出了一枝枝细小的嫩枝,每一个小枝上都交错钻出几个嫩绿的小叶片,像一个个的柳树叶,边缘上错落着大小不一的尖尖角角,小枝尖上簇拥着七八个含苞的小花蕊,分成几个小杈,每个杈上都长着并生的两个苞蕾。

几天之后,枝尖增长增细,苞蕾急剧增大,渐次拉开距离,逐渐鼓起,开裂,花萼分开,呈倒立的伞状散开萼片,盛开托起,像小小的黄色的向日葵一般,朝着蓝天,一朵两朵,高低稍有错落,数朵黄花缀满整个小枝,但见满地黄花朵朵,团团锦簇,浅香阵阵,持续数日而不凋零,遮住了一地的枯荒。 同时每个小小的花枝下面的小叶片,也逐渐长大,叶柄之处又见花蕾突出,紧随其后,诸多花蕊相继而生,于是在春光的沐浴之下,又一团黄花成簇而生,接着又一花枝渐渐伸出,数朵花蕾带着小小的叶片的雏形,慢慢地成形伸出,分叉,生蕾,再开放,再相继钻出,重复先前的过程,而先前的诸多叶片上,以及新长出的小枝上,也同样衍生出更多的花团,于是几天之内在满地的绿色之上便挤满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数不清的黄灿灿的小花,铺满整片绿地,在春光澹荡中旖旎着风情万种。 一天一天,苦菜黄花堆积,任性而开,优雅自居,随性而挤,恣意而涌,团团簇簇,满地黄花,逼夺人眼。

站在边上,看周围树色深沉,绿色相挤,深绿渐浓,满地浓绿之上,黄花点点,星罗棋布,密密麻麻,纷纷扬扬,相挤相簇,整片绿地像黄花缀满的河在淌,在流。 有风则漾动,无风则静立;风静花挤挤,微风细细摇。 那黄灿灿的花儿在煦暖的阳光下,任性地摇曳着春情诗意,轻佻地卖弄着万种风情,安静地彰显着优姿雅趣。 她们占据着整片绿地,漫不经心却又随心所欲,随性又任性,装扮着,装点着,炫耀着,甚至搔首弄姿着。 鲜有蝴蝶绕,稍见蜜蜂拥,在仲春到初夏这段姣好的光阴中参差出一地的静美,衬着满地崭新的绿,和着满世界明媚的艳阳,沐浴着舒逸的轻风,在清新的香气中注入细细的淡淡的芳香。 她们既端雅又娇媚,既瘦怯婉约又丰腴嫣然,既飘逸淡然又风姿绰约。 恬静在令人沉醉的春光中,惬意着,不去争姹紫嫣红;张扬在绿肥红残消的清丽的初夏,恣意地曳动着芬芳。

与满园的蔷薇打一个照面,和开着碎白小花的荠菜完成一世轮回的遇见,在浓绿叠翠的夏日赴一场最后的花事,送嘤嘤嗡嗡的蜜蜂去赶赴枣花的邀请,送翩翩飞舞的蝴蝶去给红红的石榴花做一个深情的约会。 偏角之处,偶有一株变异的苦菜白花一簇点缀其中,更有猪草秧艳粉色的喇叭花和一些芙子苗粉白色的蝶形花穿插其中,在满地的黄花之中,着几点红白艳粉,相错相杂。

在暖旭旭的阳光沐浴下,在静谧的花景中,手拿一本诗集,坐在花丛中,饱含深情的读上一首诗,或者听一曲优美的抒情乐曲,留几张影,甚至可以轻轻地分开花丛,只是静静地躺在其中,任黄花遮身,把书合在脸上闻着细细的芳香,小憩一会儿,静思一阵儿,亦是别一番情趣在心中。 无纷扰缠丝之劳神,无烦心琐碎之劳心,恩怨皆空,得失无影,缓解疲惫之心旅,松弛紧张之脑胀,填却怅然之空白。

牵着恋人的手,静立黄花之中,任清风吹起她的头发,亦或静静地坐在花丛之中,背靠着背,无语地感受那一片静美,亦或忍心地折上几枝黄花,插在她的发间,系在辫梢,任其秀出诸多可人的POSE,在手机里存下数不清的青春娇美的靓影,亦是别一番恬然情趣。

四月中旬到五月上旬,晨时,随着阳光不暖,空气尚凉,苦菜花儿紧闭着花蕾,一个个像小小的棱簪,小小的棱锥,只是那黄黄的花萼片,紧紧露着一角裙裾,探寻着外界的讯息,一旦阳光饱暖,便会烂漫而开,灿烂而放,乘暖风之吻,得艳阳之浴,呈靓极之景,添艳浓一笔,待到中午或者午后阳光略炙,便会兀自关闭花蕾,有时夕照之时尚见花开,有时静等第二天艳阳暖融之时。

五月下旬到六月上旬,夏日长而艳阳炙热,晨时便见黄花满地,未到中午便会紧闭花团,待到下午三点以后,又见满园黄花朵朵,纷纷扬扬,含笑嫣然,脑袋轻漾。

那苦菜花有开有落,一茬接着一茬,层层叠叠,根生根,根曼根,一枝枯黄一枝又生,最后小枝头的小花逐渐枯黄,萎缩,最后风干成干瘪的小球,最后开裂,膨胀出一团白色的绒毛,像蒲公英的绒团,随着风把自己的种子,散播到四面八方,那干枯的花枝逐渐干瘪,萎缩,变干,折断,而旁边的同伴仍然绿意丰盈,仍然怒放着艳黄的光彩,最终也会重复着一样的轮回。 起初苦菜花儿嫩绿丰盈,叶厚汁浓,团簇棵大,花枝鲜嫩而盈粗,渐渐地根系越来越大,花枝越来越多,枯叶与新叶共生,新芽与枯枝相伴,最后进入六月,苦菜花枝像芦柴棒一样,枝杈丛生,相依相偎。

根部主根深深地扎在泥土,一段根结横生,根结之处数枝错生,根曼团杂,相交相缠,枯枝与嫩芽共相依,新芽瘦弱而欣细,新钻出的小花枝纤细而瘦长,新生的花蕾细小而羸弱,花细小而单薄,在一地新生的绿草之中点缀着,稀稀落落,星星点点,高低错落,往日的随意任性已不见踪影,不过依然令人心生惬意,满怀荡漾。

那一朵朵瘦小的苦菜花,在绿地上点缀着,如晨时寥落的星光,在麦收时节演绎着最后的花事,静静地逗引着各色的蝴蝶翩翩地招摇来,招摇去,直到花儿谢去,根枯,绒毛四处翩飞。

走在花丛中,弯腰拔起黄花一簇,或者摘下一朵朵黄花,编在一起,插在小瓶之中,放在每天醒来的窗前,让那苦菜花缀成心香一瓣,时时印在梦中的花园,温馨成一世的回忆,因为,不定何时,也许秋后,也许明年,新的建筑便矗立在曾经黄花遍地的原野,那曾经的一地静美,便会化作萦绕在心际的遥远记忆。

不经意间见证了最美的时刻,也许最美的时刻脚步最是匆匆,那就记下最美的时刻,让流年岁月发酵成最温馨的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