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4章 杀戮无情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第0074章 杀戮无情末世异形主宰最新章节

“呼呼……”肆虐了半个晚上的暴雨终于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狂风大作。

装甲运输车慢慢地开在中间,前后各有两辆轮式步兵战车。

速度并不快,已经接近了目标而且发现了变异生物,所有人的神经紧绷起来,随时准备面对任何突发状态。 车上乘员大多都已经下车,各自握着武器,猫着腰以钢铁战车为掩体,紧张地向前走着。 “只打死了一只!另外三只朝着西北方逃逸了,速度很快,五秒后会到达a6、b7位置坐标。 ”闭着眼睛坐在步兵战车内,脸上稚气未脱的士兵“小张”急速说道。

“交给二号战车机关炮!”不等战车外慢慢走着的“鹰眼”又一次举起重狙,通讯器中传来了齐元的声音。

迅速地控制机关炮转动,锁定了位置坐标后,二号战兵战车内一个士兵果断地开火。

“轰轰轰……”机关炮在黑夜中吐出了火舌,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让躲在战车后刘彪等人掩耳心中痛骂不已。

远处的一座母婴店,被炮弹击中猛烈地爆炸开来,石屑四溅。

“没用的,还是让外面狙击手攻击吧,你们的反应速度太慢,跟不上变异生物的移动速度。

”紧闭着眼睛,小张慢慢说着。

“它的生命气息现在很微弱!”一号步兵战车内,小张的身边,坐着的那个自称是“精神实验体”的丑陋怪人缓缓开口。 光秃秃的脑袋上,一团团突起的肉瘤跳动着,丑陋而又狰狞。 睁开眼睛,“精神实验体”惨绿色瞳孔中流露出恐惧的神情,说道:“快,它肯定受了重伤,马上去救它。

”“能把它打成重伤的变异生物,我们这样急冲冲冒失地跑过去,不是送死吗?”齐元铁青着脸,几乎就是咬牙切齿说道。

“你还不明白吗?这是继生化战士后,万能的主人又一次大胆的构思创造,这个实验体的价值超过我们这里所有人。

”“你或许也听到了消息,藤山基地七百六十四个幸存者,进化者有十六人,还有士兵一百多人。

在上一次测试中,这个实验体用了十五分钟,就彻底摧毁了藤山基地,几乎所有人都被屠戮一尽。

”“没错,藤山基地就是被它摧毁的,被你们背叛且被清洗的许司令都知道此事,我不信当时身为许司令警卫员的你会不知道。 ”“怕死人?在石城基地我听说过了,出城寻找幸存者的你们,在被变异猪群追杀时,你和你手下这些士兵,连续打爆了数辆车的轮胎,牺牲了六百多幸存者吸引变异兽群的注意力,才逃回了基地。 ”“难道在你心中,你这些叛徒士兵的性命,比那些幸存者高级、重要?”“齐元,不要欺骗自己了,从某些方面来说,你和你的士兵,在幸存者眼中,不比那些变异凶兽好多少。 你们四处寻找他们,就是为了让他们做苦力修建基地,为了高高在上地统治他们。

”“在万能的主人眼中,我们这里所有人跟藤山基地的幸存者没什么区别,他要看到的是,实验体在与一些超级进化体的战斗当中,有那么独到之处,又有什么地方不足!”“这是末世,活下来的我们都已经变成了魔鬼,不要逼我在你身上浪费精神力……”“精神实验体”陷入了疯狂,愤怒地咆哮起来,唾沫星子快喷到齐元脸上了。

“不好,变异生物群攻上来了……”不等眼中掠过一道杀机的齐元开口,他身边的小张突然惊惶地喊了起来。 “太多了,二三十只一起冲了上来,到处都是!”“大家小心,下水道中也有!”“跳过来了,四号步兵战车小心,已经有两只跳到了你们的战车上面!”“树上,树上扑下来了三只!”通讯器中,小张惊惶的声音急促地响起,因为紧张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然而他不知道,短短的几句话,他带给外面那些人的,是极度的恐惧。 一个个脖子跟按了弹簧似的,所有士兵透过单兵头盔上的夜视仪急速地寻找着,肆虐的狂风中,却根本捕捉不到任何身形。

六个跟在最后一辆步兵战车边周围的士兵,他们最先发现异形的。 左右各一只,两只信使异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战车上,巨吻震颤涎水粘连。 夜视仪中,刚刚抬起头看到一只异形的头颅探了过来,那士兵毛骨悚然发出一声怪叫。 “噗嗤!”枪口刚刚抬起来,残暴无情的信使内巢牙猛地弹出,就将那士兵头盔连同脑袋一起洞穿。 “哒哒哒……”冲锋枪吐出了疯狂的子弹,另外一个士兵却根本捕捉打不中临空扑过来的异形身躯。

当树上又扑下两只信使后,那些没有步兵战车钢铁堡垒保护的士兵,彻底被恐惧和绝望包围。

鲜血喷溅,断肢横飞,惨叫、怒嚎声与枪声汇成了一曲杀戮哀歌。

短短的数秒时间,最后一辆步兵战车周围,留下了一地尸体。

“轰轰……”步枪战车上的机关炮发出了怒吼声,里面的士兵根本看不见异形,却是在极度的恐惶之下,毫无目标地开火了。 “砰!”一颗穿甲弹离膛而出,在空间中破开气流形成奇特的波纹,自数米外的第三辆步兵战车前瞬间而至,狠狠地穿进了一只站在第四辆步兵战车上的信使胸口。

恐怖的动能,直接就将那只信使击得倒飞出去,倒地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打啊!”一枪击毙信使,“鹰眼”冲着身边惊慌的士兵暴喝一声,夜视瞄准仪中又锁定了一只信使异形。

“噗嗤!”一道酸液从路边的树上疾喷下来,不偏不倚击中了“鹰眼”的脸庞。

“啊!”扔下手中的重狙,“鹰眼”双手抱着脸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面目被融化开来,骨骼化成了液体,恐怖的酸液沾在他的手套上,同样毫无阻挡地腐蚀了进去。 惨叫声只持续了几秒时间,“鹰眼”就咽了气。 死相惨不忍睹。

他的整个头部连同单兵头盔彻底被腐蚀开来,双手十指消失,手腕处酸液仍旧在腐蚀着血肉。

借着冲锋枪上安装的战术灯,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旁边几个士兵惊魂失魄,几乎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黑洞洞的下水道中,几只信使接连蹿出,用残忍血腥的攻击,终结了他们的恐惧。

冲锋枪的“突突”声,恐惧的尖叫,愤怒的嘶吼,血肉破碎的声音……“开门,快开门,让我们进去!”不是每个人都能像精神感应者小张那样捕捉到鬼魅似的异形所在,站在第二辆步兵战车前,刘彪体表浮现起一层坚冰凝结出的冰甲,握着手枪拼命在战车铁门上砸着。 根本没办法打,几乎所有人都失去了战斗的信心。

四周黑沉沉一片,只有借着远处燃烧的火光,以及战车、枪械上的战术灯光才能看到事物。

往往只能看到黑影一掠而过,甚至连它的体型、模样都看不清楚,更不用说抓住时机攻击了。 “呼!”老四白枫吓得肝胆欲裂,伸脚猛踹战车铁门,同时体表就被蒸腾燃烧的火焰覆盖了。

“你找死!”端着重狙,连续数次开枪都打了个空,根本无法锁定目标的仇蕾一见此景,登时花容失色。

黑沉沉的空间中,将自己点燃,简直就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活靶子。

白枫显然因为极致的恐惧,有些失去理智了。

无声地,山猫异形从战车上飞掠而过,尖爪捏住熊熊燃烧的白枫脑袋,尾刃同时刺进了刘彪的后心。

白枫的脑袋直接被残忍地捏爆开来,山猫异形血淋淋的尾尖透过痉挛的刘彪前胸,破体而出,在战车的铁门上都凿出了坑洞。 瞪大眼睛,看着轻巧落在面前的山猫异形,快要窒息的仇蕾下意识地掉转了枪头。 涎水粘连的巨吻猛地一探,山猫异形血盆大口张开,强劲的内巢牙暴弹而出。 姣好的面目破碎了,山猫异形远比信使异形粗壮的内巢牙,彻底将仇蕾的脑袋击碎开来。 腥红的鲜血从粉嫩的颈项腔口喷射而出,在火光的映照下,宛如一朵凄美的血花。

杀戮无情,嗜血冷漠。 这就是异形,一切生物在它们眼中,除去宿主便是食物。

更不用说,此时车队的出现,严重地影响到了即将诞生的异形安全。 陷入暴戾的它们,会疯狂地撕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