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丹教授千里解读“快哉风”:一蓑烟雨任平生

  好词:白石灰水吹拂飘荡满盈盈昏暗低矮喋喋不休暖洋洋暖烘烘柔柔蛰居与世隔绝  欢乐婉转欢愉追逐嬉笑光滑饱满如痴如醉小巧玲珑浓密光滑庄严河滨谨慎沉醉波纹  笨手笨脚死心塌地矮矮胖胖色泽温和神采奕奕筋疲力尽恍恍惚惚晨曦尘埃倦怠寒冷寂静  好句:  1、这场劳动使的沙子进了喉咙和眼睛,一身乌溜溜的皮毛被溅的到处都是白石灰水,手也酸,背也疼。春意在头顶上方的空气中吹拂,在脚下的土地里游动,在他周围飘荡,就连他那昏暗低矮的小屋内,也弥漫着春日满盈赢的希望和渴望的气息。

    4.随波逐流,何时能到达彼岸。

于丹教授千里解读“快哉风”:一蓑烟雨任平生

  于丹教授曾经评价苏东坡时说:“苏轼的一生是洒脱豪放的,很会过日子,好日子有好日子的过法,苦日子也有苦日子的乐处。 他在四川做了东坡肘子,在杭州当官就游西湖,修苏堤。

后来被贬岭南又对荔枝情有独钟,生活过得很滋润,诗里看到的是乐观。

所以,我们的生命中少一些沉思,多一些率直,就能让自己的内心得到安宁和舒畅。

”  曾记否,今年1月,于丹教授做客成都,与200多名观众一同朗诵了李白的名篇《将进酒》,朗朗书声犹在耳畔。 这一次,于丹教授还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请拭目以待。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闫雯雯  错过1月于丹讲座这次弥补遗憾  成都地铁司机终于逮到机会了  在报名参加首期“封面开讲了”的观众中,有这么一个积极乐观、生活过得很滋润的小伙子,名叫沙里,是成都地铁一号线的一名司机。 生活中的沙里喜欢文字,爱好唱歌,热衷参加各种文艺活动。

他会随心地更新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分享他的所见所闻,鼓励同龄人发现身边的美好。 “无论写什么,文字的产生一定承载了你的思维在里面。 ”  沙里自己经营着一个公众号,每一周他都会在网络上搜索下一周成都要进行的各种文艺活动、表演、讲座等消息,整理归纳之后进行发送:“我自己特别喜欢这些活动,但是网络上关于各种活动的消息并不齐全,所以我就萌发了找到这些消息,然后分享给志同道合者,让大家能够轻松便利地进行选择。 ”  沙里一开始做公众号时,极少有人关注,不过他也不灰心:“就像是在做一个单机的游戏,反正我自己也要找这些东西,就顺手做出来了。 后来慢慢的有网友关注,让我觉得有了认可感。

现在有时候一些活动主办方还会给我一些赠票,我都会无偿地分享给关注的朋友们。 ”  今年1月,于丹教授曾到成都举办过讲座,沙里很遗憾地错过了,这一次他想要弥补这个遗憾:“我是内江人,来成都的时间不够长,对于这座城市的了解还不够多,我希望能够通过努力学习更加了解这座城市,所以就报名来参加了活动。

”  于丹教授提前“剧透”  精彩主题“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是对苏东坡一生的高度概括  谁是苏东坡呢?林语堂先生在英文版《苏东坡传》的开头用诙谐的语言为他画像:“他是皇帝的秘书吗?他是精通琴棋书画的艺术家吗?他是雪中吟诗的诗人吗?或者他只是那个热爱酿酒的人,他只是一个精通儒道释的哲学家?他问了很多很多可能,这一切都是苏东坡,又都不是。 因为只要提起苏东坡三个字,中国人就会露出会心的微笑。

”  继今年1月与蓉城观众分享李白的诗酒人生之后,时隔4个月,于丹教授将再次如约而至,分享她眼中的苏东坡。

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的电话采访时,于丹教授提前“剧透”了讲座的精彩主题。 她旁征博引,妙语连珠,用一首首诗词还原苏东坡的生命轨迹,她说:“喜欢苏东坡就回喜欢他的全部,因为他有知识分子的担当,同时在苦难中有一份潇洒的彻悟,懂一个人需要岁月,我想我会越来越喜欢他。 ”  苏东坡是最典型的知识分子  于丹教授坦言,她觉得什么都是苏东坡,什么都不能概括苏东坡。 如果一定要她想象苏东坡的画像,那她一定会引用《定风波》里的一句“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是对苏东坡一生的高度概括。

  苏东坡的一生颠沛流离,几起几浮,但他自己的内心从来都没有仓惶过。

他的心不乱,这个动荡的世界就乱不到哪里去。

相由心生,于丹教授猜想,他的内心的气质透露出他的样子。 她很喜欢苏轼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她说:“我觉得一个人静默的时候,眉宇间有一点浩然气;行动的时候,千里快哉风,我觉得这就是苏东坡了。 ”  一提起苏东坡,读者或许对他的诗词信手拈来,但对他的生平莫衷一是。

于丹教授打算根据一首首诗词,来讲解苏东坡整个生命的经历。 例如他二十岁就离开了眉山,巴山蜀水陶冶了他什么样的人格。

而他又遇到了什么样的大时代,在“熙宁变法”的时候他作为旧党表达了什么样的立场。 一首首诗词,一个个故事,勾勒出苏东坡的画像。

  如果只能选一个中国的知识分子典型代表,于丹教授不会选李白和杜甫,而一定会选苏东坡。 因为李白和杜甫没有做过真正有实权的官员,苏东坡是真正在党争的漩涡中有话语权的人物,儒道释三家在他身上水乳交融。

她认为,如果从“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两点而言,苏东坡是最典型的中国知识分子的代表。 所以她将会透过诗词,讲述苏轼的生命故事。   以诗词为媒介寻找酣然陶醉  提起1月的成都之行,于丹教授记忆犹新,表示“非常感动,热情的观众们听到李白的诗歌后与我强烈地互动,大家一起朗读经典,我觉得现场的气氛热烈极了”。

正因为上次高山流水觅知音,才有了这一次践诺来蓉再聚首,为大家讲解苏东坡的故事。   采访的最后,她笑言自己对成都情有独钟,从求学到工作,她曾多次来到成都。

热情爽朗的成都人,麻辣鲜香的川菜,休闲悠哉的生活方式,都让她心之神往,“无论是为了工作,还是为了活色生香的生活,成都都是我一次次要回来的地方”。   在于丹教授看来,中国的诗歌本身就是令人酣然陶醉的:如果能读懂李白的“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那你就已经陶醉了;如果你读过杜甫的“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生前有限杯”,其实你已经把当下的美酒喝好了;如果可以像苏轼那样“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那天上人间都在一场相遇里酣畅淋漓了。

  很快就将与成都的读者朋友再次相聚,于丹教授已经对做客“封面开讲了”活动表现出期待。

她对读者发出邀请:“让我们以诗词为介质,诗酒流连,对话古今,在诗词的浩荡长河里,让人生真正的酣然陶醉。

”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曾洁实习生刘可欣。